歷史小說
分享到:

第2部:萬國來朝 第十四章 土木堡

所屬目錄:明朝那些事兒    明朝那些事兒作者:當年明月

  正統十四年(1449)七月,也先揮刀出鞘。

  蒙古騎兵分為四路,從四個不同的方向對大明帝國分別發動了進攻。

  其中第一路攻擊遼東,第二路攻擊甘肅,第三路攻擊宣府,最后一路由也先自己統領,攻擊大同。

  戰爭就此全面爆發。

  消息傳到京城,大臣們十分緊張,立即召開緊急會議,商量對策,事發突然,很多大臣心中都沒底,但有一個人卻與眾不同,十分興奮。

  此人又是王振。

  受賄的是你,查貨的是你,惹事的也是你,現在打仗了,你還有什么可興奮的?

  要說明的是,王振從來就不是什么主戰派,正統八年(1443),侍講學士劉球就曾經給皇帝上過一次奏折,指出蒙古使臣人數日益增多,必然包藏禍心,希望能夠盡早整頓兵制,積極備戰。

  劉球沒有想到,他出于愛國熱情上書,換來的卻是殺身之禍。

  王振看到奏折后,勃然大怒,不知是他收了也先的錢,還是認為劉球是在指責自己沒有盡到責任,反正他找了個借口,把劉球關進了監獄,在不久之后,他指使自己的親信錦衣衛指揮馬順殺害了劉球。

  這樣一個禍國殃民的死太監,自然是不會有什么愛國情操的。

  他之所以興奮,是因為在他看來,這是一個實現自己抱負,揚威天下的機會。

  為了達到自己的目的,他開始秘密地籌劃。

  當時也先的軍事實力已經非常強大,明朝的邊境將領已然不是對手,大同守軍連連失利,紛紛告急,朝廷經過會議,決定派出駙馬井源出兵作戰。

  駙馬井源是一個很有能力的將領,他的出征緩和了當時的緊張局勢。

  然而就在他出征后第二天,皇宮就傳出了一個消息,這個消息震驚了所有的人。

  皇帝要親征了!

  這正是王振搗的鬼。

  王振想要遠征立功,但他沒有能力也沒有威望帶兵出征,為了達到自己的目的,他想到了皇帝。

  皇帝是自己的學生,一直聽自己的話,只有借助他的名義,才能實現自己統帥大軍的夢想!

  在王振的慫恿下,英宗朱祁鎮下達了親征的命令,召集大軍共二十萬,立刻準備出征。

  這里要說一下,很多史書都說此次出征共有五十萬人,根據本人考證,這是不準確的,因為由當時動員兵力時間及京城附近布防情況分析,幾天之內,絕對不可能召集五十萬大軍,當時京城的三大營總兵力是十七萬左右,加上附近軍隊,共計數量應當在二十萬左右。

  我們知道,兵家有云:兵馬未動,糧草先行,打仗的人也要吃飯,要睡覺,這就必須準備好糧食帳篷,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打仗就是打后勤。

  朱棣遠征之時,會征用大量的民工、牛馬車輛,并設置專門的運糧隊,準備后勤時間往往長達幾個月。

  那么王振統領的這二十萬大軍出發準備用了多長時間呢?

  答:不到五天!

  七月中旬接到邊關急報,七月十七日就出征了!

  在王振這個蠢貨看來,只要把人湊齊就行了,他事先通過邊報得知,也先只有兩三萬人馬,所以他征召二十萬大軍,認為這樣就一定能夠取勝。

  是啊,這個算數小學生也會做,二十萬對兩萬,平均十個人對一個人。似乎不用打,一人踩上一腳也能把對手給踩死。

  王振就是這樣想的,他的作戰思想似乎也就源自于此。

  無知啊,真是極度的無知!王振這個出生市井的小人物此刻終于顯出了他的本色,在他看來,戰爭似乎就等同于街頭的黑社會斗毆,雙方手持西瓜刀對砍,誰人多,誰氣勢大,誰就能贏。

  話說回來,戰爭到底與斗毆有什么不同,為什么不是人越多越好呢?

  為了說明這個問題,我們有必要開一個專題:

  【戰爭是怎樣煉成的】

  一千多年前,一個叫韓信的人對皇帝劉邦說出了一句話:韓信帶兵,多多益善!

  這不僅是一句成語,一句千古名言,也是一句自信的豪言壯語。

  在我看來,在韓信說出此言之后的一千多年里,有資格有能力以此言自居者,不會超過十五個人。

  而如果你仔細研究過軍事,就會發現,要做到帶兵多多益善,實在是太難了。

  要說明原因,就必須從什么是戰爭說起。

  事先說明,請大家不要誤會,這里絕對不是要介紹那些讓人頭疼的政治性質,階級本質。我們要講的是戰爭的形式——人與人之間的搏斗。

  因為如果我們把戰爭的所有外表包裝脫去,就會發現:

  戰爭,就是另一種形式的打架斗毆。

  下面,我會借用經濟學中的模型理論(先預設基本框架,不斷增加條件的經濟分析法)來說明這個問題。

  先從兩個人講起,相信大家也有過打架的經歷,而兩個人打架就是我們俗稱的“單挑”。

  “單挑”實際上是一件比較痛苦的事情,因為打人的是你,挨打的也是你,是輸是贏全要靠你自己。當然,如果你比對方高大,比對方強壯,湊巧還練過武術(最好是搏擊,套路不怎么管用),那么勝利多半是屬于你的。

  現在我們把范圍擴大,如果你有兩個人,而對方還是一個人,那你的贏面就很大了,兩個打一個,只要你的臉皮厚一點,不怕人家說你勝之不武,我相信,勝利會是你的。

  下面我們再加一個人,你有三個人,對手還是一個人,此時,你就不用動手了,你只要讓其余兩個人上,自己拿杯開水,一邊喝一邊看,臨場指揮就行。

  就不用一個個的增加了,如果你現在有一千個人,對手一個人,結果會怎樣呢?

  我相信,在這種情況下,你反而不會獲得勝利。因為做你對手的那個人肯定早就逃走了。

  到現在為止,你可能還很樂觀,因為一直以來,都是你占優勢。

  然而真正的考驗就要來了,如果你有一千個人,對手也有一千個人,你能贏嗎?

  你可以把一千個人分成幾隊去攻擊對方,但對手卻可能集中所有人來對你逐個擊破,你能保證自己獲得勝利嗎?

  覺得棘手了吧,其實我們才剛開始。

  下面,我們把這個數字乘以一百,你有十萬人,對手也有十萬人,你怎么打這一仗?

  這個時候,你就麻煩了,且不說你怎么布置這十萬人進攻,單單只說這十萬人本身,他們真的會聽你的嗎?

  你要明白,你的手下這十萬人都是人,有著自己的思維,有的性格開朗,有的陰郁,有的溫和,有的暴躁,他們方言不同,習慣不同,你的命令他們不一定愿意聽從,即使愿意,他們也不一定聽得懂。如果里面還有外國友人(比如朝鮮),那你還得找幾個翻譯。

  這就是指揮的難度,要想減低這一難度,似乎就只有大力推廣漢語和普通話了。

  要是再考慮他們的智商和理解能力的不同,你就會十分頭疼,這十萬人文化程度不同,有的是文盲,有的是翰林,對命令的理解能力不同,你讓他前進,他可能理解為后退,一來二去,你自己都會暈倒。

  很難辦是吧,別急,還有更難辦的。

  我們接著把這十萬人放入戰場,現在你不知道你的敵人在哪里,他們可能隱藏起來,也可能分兵幾路,準備伏擊。而你自己要考慮怎么使用自己這十萬人去找到敵人并擊敗他們。

  此外,你還要考慮這十萬人的吃飯問題,住宿問題,糧食從哪里來,還能堅持多少天。

  腦子有點亂吧,下面的情況會讓你更亂。

  你還要考慮軍隊行進時的速度、地形、下雨還是不下雨,河水會不會漲,山路會不會塞,士兵們經過長時間行軍,士氣會不會下降,會不會造反,你的上級(如果有的話)會不會制約你的權力,你的下級會不會嘩變。

  你的士兵有沒有裝備,裝備好不好,士兵訓練水平如何,敵人的指揮官的素質如何,敵人的裝備如何,敵人的戰術是什么,你的心理承受能力有多大,打了敗仗怎么撤退,打了勝仗能否追擊等等等等……

  事實上,戰場上的情況還要復雜得多。相信看到這里,你已經明白,別說帶十萬人出去打仗,你就是帶十萬人出去轉一圈,旅個游,能平安無事地回來就已經很不錯了。

  你可能以為事情就此結束了,恰恰相反,真正的考驗還在后面,不要忘記,我們的目標是多多益善。

  如果你再把指揮的人數加上十倍,一百萬人,你就會發現,你面對的已經不是一百萬可以依靠的人,而是一百萬個麻煩,是真正的災難。

  從十萬到一百萬,你的人數增加了十倍,但你的問題卻可能增加了一百倍,任何小的問題如果不加以重視,就會一發不可收拾。一百萬人,每天要消耗多少糧食不說,他們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想法,誰也不是傻瓜,你怎么控制一百萬個人,讓他們去聽從你的指揮呢?

  軍事指揮就如同一座金字塔,指揮的人數和指揮官的指揮能力是成正比的,指揮的人數越多,對能力的要求就越高。從古至今,有能力站在塔頂的人是很少的。

  多多益善是一種境界,它代表著指揮官的能力已經突破了人數的限制,突破了金字塔的塔頂,無論是十萬、還是五十萬、一百萬,對于指揮官而言,都已經沒有意義。

  因為這種指揮官的麾下,他的士兵永遠只有一個人,命令前進絕不后退,命令向東絕不向西。

  同進同退,同生同死。

  這才是指揮藝術的最高境界。

  所以,善帶兵而多多益善者,是真正的軍事天才。

  這樣的人,我們稱之為軍神。

  以上就是模型的構建過程,相信大家應該對戰爭和人數及指揮能力的關系有了一個大致的了解,但這個模型是理想化的,我們在此還要補充兩種特殊情況。

  首先,這個模型設定的是普通的人,不包括特異功能人士,如郭靖、楊過、張無忌等人,能夠突破地球引力,一跳十幾米,穿墻入室,身負如乾坤大挪移之類的絕學,一個能打幾百上千個。

  如果你手下有一千人,而對手果真是上述傳說人物中的一個,那你還是快逃吧,不但是因為對方身負絕學,更重要的原因是,對方是正面入物,主要人物,是主角,根據劇情限定,他就是睡著了你也打不過他的,你才幾斤幾兩,敢和大俠對著干?劇情限定好了,他是穩贏的。

  其次,雙方裝備不能過于懸殊,比如對方拿火槍,你拿板磚,就算人再多一倍,估計也是沒用的。

  【結論】

  總之,戰爭不是打群架,人多就穩贏,實際上現在某些街頭斗毆的人也開始注意戰術方法了,他們也時不時來個半路偷襲,前后夾擊之類的把戲。

  可見事物總是不斷向前發展的。

  帶幾十萬人出去打仗是很容易的,即使你把全國人口全帶出去也沒有人管你,問題是你要能保證打贏。而像白起、韓信、陳慶之、李靖這樣有能力做到的人,實在是太少了。

  比如國民黨的著名將領胡宗南,手下長期擁兵數十萬,卻一直被只有幾萬人的對手牽著鼻子走,最后被打得落花流水,倒不是他不肯用心,實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他的黃埔同學最后給他下了一個定義——“胡宗南,也就是個團長”。

  司禮監王振,也就是個奴才。

  他從前不過是個小小的學官,還是個學藝不精的學官,后來還成了宦官,然而這位身殘志不堅的仁兄居然一下子當上了二十萬人的統帥(實際統帥權在他手中)。

  后果可想而知,也不堪設想。

  【準備與抉擇】

  在這短短的幾天中,王振一直做著青史留名的美夢,而其他的人也有著各自的行動。

  首先是大臣們,當他們聽說這個如同驚天霹靂般的消息后,頓時炸了鍋,紛紛上書反對,帶頭的是吏部尚書王直。

  吏部就是人事部,由于主管官員任命職權,故而位居六部之首,吏部尚書也有了一個專門的稱呼——天官,可見其威望之高。

  在王直的帶領下,百官聯合上奏折反對出征,但可惜的是,王振是司禮監,并且得到了皇帝的信任,反對無效。

  除了這些人外,兵部的兩位主官也上書反對,他們分別是兵部尚書鄺埜和兵部侍郎于謙。

  鄺埜,宜章人,永樂年間進士出身,他為人清廉,十分正直,對于王振的胡作非為很是不滿,這次他上書反對,正是他一貫以來正派品行的表現,不出所料,他的反對也被駁回,但這并不是他勸阻行為的結束,事實上,作為一個從始至終參加了這次遠征的人,他把自己的忠誠保留到了生命的最后一刻。

  而這位于謙,正是我們后面篇章的主角,要說這位仁兄實在不是一般的強,他的能力和人望也不是一般的高,他得罪過第一號紅人王振,且從未認錯,居然就在王振眼皮子底下還能復官至兵部侍郎,而王振也拿他沒有辦法,可見其根基之牢固,背景之深厚。

  這兩位兵部高級官員的抗議被駁回后,也只好去繼續他們的工作,為遠征作準備。按照規定,皇帝出征,兵部主要領導應該陪同,經過內部商議,最終做出了決定:

  鄺埜陪同出征,于謙暫時代理兵部事宜。

  事實證明,正是這一決定挽救了大明帝國的國運。

  與他們相比,其余兩位輔政大臣的表現實在讓人失望,三楊已經死了,胡濙沒有什么能力,而真正應該起作用的張輔卻一言不發。

  這就太不應該了,張輔率軍平定安南,曾身經百戰,不可能不知道這一舉動的危險性,此人是四朝老臣,王振也不敢把他怎么樣,如果要爭論起來,王振可能還不是他的對手,但年老心衰的張輔卻令人失望地保持了沉默。

  雖然一言不發,雖然明知危險,但張輔最終還是與皇帝一起出發遠征,不是作為指揮官,只是作為一個陪同者。

  你把兒子交給我,我就陪他走到底吧。

  大臣們亂成一團,各有各的打算和行動,皇帝也有,皇帝也是人,在出差之前,他也要交接好工作,告別親人,這才能打好包袱上路。

  朱祁鎮現在就面臨著這兩項工作,他首先把國家大權交給了自己的弟弟朱祁鈺。應該說朱祁鎮是一個品行溫和的人,他和他的弟弟關系也十分的好,而他的弟弟也十分規矩,對于不該屬于自己的東西從不貪心,比如說——皇位。正是因為這個原因,朱祁鎮放心地將國家大權交給了他。

  然而朱祁鎮不明白的是,世界是不斷變化的,事情會變化,人也是會變的。

  當一個人習慣了某種權威和特權后,他就無法再忍受失去它們的痛苦。

  權力在帶給人們尊嚴的同時,也會帶給他們自私。

  交待完國家大事后,朱祁鎮去向自己的妻子——錢皇后告別。

  正統七年(1442)對大明王朝而言并不是個好的年份,正是在這一年,張太皇太后去世,王振奪取了國家大權,但這一年對于朱祁鎮本人而言,卻是幸福的。因為就在這一年,他迎娶了自己的皇后錢氏。

  自古以來,幾乎是有多少皇帝就有多少皇后,而且皇后的人數只會多不會少。事實上,皇后一直以來都是不可忽視的一股政治力量,從武則天到慈禧,她們在歷史中擔任的戲份絕不比某些男主角少,當然,更多的皇后則是默默無聞,被湮沒在歷史的塵埃中。但也有一些皇后因為她們卓越的政治才能和權謀手段被載入史冊,名留青史。

  這位錢皇后就是其中的一位,她的名字一直流傳下來,為后人傳頌。

  但她與歷史上的那些權后們不同,她不是靠自己的權術陰謀、政治手段讓人們記住她的。

  她憑借的是最為簡單也最為真誠的東西——感情。

  她用自己的真情打動了歷代的史官,于是她的事跡就此流傳下來,并感動了更多的人。

  所以在之后的篇章中,我們也會講述這位不平凡的女人,講述她的不朽傳奇。

  一個女人的傳奇,因真情而不朽。

  皇后與皇帝之間有真的感情嗎,相信這也是很多人的疑問,在我看來,答案是肯定的。

  至少在這位錢皇后身上,我看到了真正的感情,沒有任何功利、純真的感情。

  在那三千佳麗的深宮中,無數陰謀詭計每一天都在不斷上演,為了爭寵、爭權,原本手無縛雞之力的弱女子會變得比男子更加陰狠毒辣,有的甚至不惜殺掉自己的骨肉去達到自己的政治目的(武則天)。

  但這決不是說她們可恨,可憎,事實上,在我看來,她們是一群可憐的人。

  在那權力決定一切的世界中,有了皇后和寵妃的名分,有了權力,才能掌握自己的命運,要想穩固自己的地位,就必須消除所有的感情和同情心,變得冷酷無情。除此之外,別無他途。

  在我看來,這些可憐的女人們的所作所為并不是自私,而是自保。

  而在我們后人眼中,所謂后宮就是一筆算不清的爛賬,爭寵、奪位、爭嫡周而復始,不厭其煩,烏煙瘴氣。

  這位錢皇后,就是烏煙瘴氣的后宮中盛開的一朵蓮花。

  朱祁鎮十分喜愛他的這位原配夫人,也十分照顧她,錢皇后并非出生大富大貴之家,懂得生活不易,即使在做了皇后以后,她也沒有習慣養尊處優的生活,只是盡心盡力對待自己的丈夫,還經常動手做些針線。而朱祁鎮數次要給她的親戚封侯,都被她推辭。

  在很多人看來,皇后衣食無憂,母儀天下,做針線不過是消遣。

  但事實似乎并非如此,如果錢皇后知道,幾年以后,她竟然會用自己的針線手藝做活去換取東西,不知會作何感想。

  總而言之,這個皇后并不一般,她不要官,也不要錢,除了一心一意對自己的丈夫,她似乎沒有其他的要求。

  而后來的事實也證明了,她對朱祁鎮的感情是真實的,經得住考驗的,在她眼中,這個叫朱祁鎮的人的唯一身份只是她的丈夫,無論朱祁鎮是皇帝,還是俘虜,或是被自己的親弟弟關押的囚徒,這個身份始終沒有變過。

  在朱祁鎮向他告別,準備出征的那個晚上,沒有人知道他們之間說了些什么,但我相信,這位妻子會像所有普普通通的出征士兵的妻子一樣,囑托自己的丈夫要保重身體,注意安全,并說出那句曾被說過無數次,但仍然值得繼續說下去的話:

  “我會等你回來的”。

  【出征】

  正統十四年(1449)七月十七日,大軍出征。

  不顧無數人的阻攔,王振執意出征,他要去尋找夢想的光榮。

  與他一同出征的,有很多堪稱國家棟梁的文官武將,他們包括:

  英國公張輔、成國公朱勇(朱能之子承父爵)、內閣成員曹鼎、內閣成員張益、兵部尚書鄺埜等等,全部名單很長,就不單列了,總之,朝廷的文武精銳很多都隨行而去。

  能夠活著回來得很少。

  此時的朱祁鎮也不會知道,他的傳奇經歷就要開始了。對于這個年僅二十三歲的年輕人而言,這是一次令人期待的興奮經歷。他一直尊重有加的“王先生”是不會錯的,親征無疑是唯一正確的方法。

  客觀地講,朱祁鎮對這次即將到來的失敗是負有責任的,但主要責任絕不在他,因為他不過是個沒有多少從政經驗,且過于容易相信別人的一個年輕人而已。

  王振才是這一切的罪魁禍首。

  暫時不說責任在誰,其實就在大軍出發的同一天,幾百里外的大同已經爆發了一場大戰。

  戰爭的地點在陽和,這一戰以明軍的全軍覆沒告終,必須說明的是,這場戰爭完全體現出了也先軍隊的強悍,因為明軍是有備而來,且得到了大同鎮守太監郭敬的全力支持。但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明軍仍然不是也先軍隊的對手。

  除了全軍覆沒外,領軍大將宋瑛也被陣斬,隨軍的太監郭敬還算聰明,躲在草叢中裝死,才最終逃過一劫。

  只有一個人逃了回來,這個人叫做石亨,也是大軍的主將。

  自己的所有部下都被也先殺死,本人也落荒而逃,這對于一個指揮官而言,是最大的侮辱,但石亨是幸運的,在不久之后,他將有機會親手拿起武器,為死去的同胞復仇。

  戰勝的也先已經打掃了戰場,養精蓄銳,等待著對手的到來。

  而對于這一切,尚在夢境中的王振是不知道的,他始終天真地認為,只要大軍出發,看見敵人,一擁而上,就能得到勝利。

  二十萬大軍就在這個白癡的引導下,沿居庸關、懷來,向大同挺進,而前方等著他們的,是死亡的圈套。

  八月一日,大軍到達大同,在陽和差點被干掉的郭敬已經逃回來,并見到了自己的頂頭上司王振。

  看著郭敬那驚魂未定的眼神和體態,王振不禁嘲笑了他一番。

  “我有二十萬大軍,還怕也先嗎?”

  但郭敬接下來說的話,卻真正震驚了本就是無膽小人的王振。

  他匯聲匯色地向王振講述了那從前的戰斗故事,并添油加醋地描述了戰敗時的慘況。

  司禮監王振,也就是個奴才。

  在他大權在握的日子里,他作威作福,不可一世,還夢想著建功立業。其實在心底,他很清楚,自己不過是騙取了皇帝的信任,狐假虎威的一個小人,一個懦夫。

  于是他一改之前的豪言壯語,立刻下令班師。

  此時大軍剛剛到達大同,并未走遠,如果按時撤回,是不會有任何問題的,也先暫時也摸不透這二十萬大軍的底細,不會立刻進攻。

  雖說師出無功,就算是出來旅游了一圈吧。

  可是王振這個死太監偏要搞出點花樣來。

  王振是一個小人兼暴發戶,他的所有行為模式都是依據這一身份而定位的,而像他這一類的暴發戶有一個共同的特點——愛炫耀。

  王振的家在蔚縣,當時屬于大同府的管轄范圍,于是他決定請皇帝到自己的家鄉看看,小小的蔚縣有什么好看的呢?

  其實王振的目的很簡單,就如同現在的有錢人喜歡開著車回到自己的老家,然后大按幾聲喇叭,把全村的人都叫醒,然后讓全村老小出來看自己的新車、新衣服。

  王振帶了皇帝和二十萬人,回自己的家鄉也就是這個目的。

  他無非是想炫耀一下而已,當年那個窮學官,現在出人頭地了!

  雖然已經變成了太監。

  【一錯再錯】

  既然王振決定要回家去看看,那就去吧,大軍于是調轉方向,向蔚縣出發。

  事實上,王振的這個決定倒是正確的,因為從他的家鄉蔚縣,正是由紫荊關入京的必經之路。只要沿著這條路進發,足可以平安抵達京城。

  八月三日,大軍開始前行,但行進僅五十里,隊伍突然停了下來,然后接到命令,所有的部隊立刻轉向,回到大同,沿來時的居庸關回京。

  這簡直是個讓人抓狂的決定,大軍已經極其疲憊,如果繼續前進,不久就能回京,并確保安全。

  好好的路不走,走到半路,居然要回頭取一條遠路回京!

  發布這條命令的人如果沒有正當的理由,那就一定是瘋了。

  王振有正當的理由,而且似乎還很高尚。

  “秋收在即,大軍路過蔚縣,必會踐踏莊稼,現命大軍轉向,以免擾民。”

  真是太高尚了,司禮監王振踐踏人命,貪污受賄,禍害國家,誣陷忠良,現在竟然突然關心起蔚縣的莊稼起來,實在是明察秋毫。

  后世的史學家無不對此“高尚行為”深惡痛絕,還有很多人分析,蔚縣的田地應該都是王振自己的,所以他才那么在乎。

  其實在我看來,是不是王振的并不重要,因為即使這些田地不是他的,也不能說明他的品格有多高尚。無非是施以小恩小惠,顯示自己的權力而已。

  王振最終還是挽救了蔚縣的莊稼,顯示了自己的權威,當然,也付出了一定的代價。

  這個代價就是數十萬條人命。

  天降大雨,二十萬大軍行進更加困難,士氣極其低落,士兵們怨氣沖天,然而事情已經到了這個地步,說什么也沒用了,老老實實地走吧。

  八月十日,經過艱難跋涉,軍隊到達宣府,眼看大軍就可以安全進入居庸關,大家都松了一口氣。

  但也就在此時,一直尾隨而來的也先終于看清了這支明軍的真實面目,經過數次試探,他已經明白,只要發動攻擊,必定能夠擊敗這個所謂的龐然大物。

  在躲避及尾隨了一個月后,也先這只黔虎終于開始了他的第一次沖擊。

  所幸的是,明軍發覺了也先的這一企圖,立即派出主力部隊騎兵五萬余人進行阻擊,統帥這支軍隊的人是朱勇。

  朱勇的父親朱能是一位優秀的指揮官,就如同張輔的父親張玉一樣,但朱能和張玉的不同之處在于,張玉的兒子張輔也是個優秀的軍事人才,但他的兒子不是。

  朱勇帶領著五萬大軍自信地出發了,他雖然是負責后衛工作,但其實他的兵馬要多過也先兩倍,因為據可靠情報,也先只有兩萬騎兵。

  這也正是朱勇自信的根由所在。

  盲目的自信往往比自卑更可怕。

  具體經過就不用多說了,只說結果吧:

  “鷂兒嶺中伏死,所率五萬騎皆沒”。

  五萬人中了兩萬人的埋伏,全軍覆沒,這充分地說明了朱勇不是一個好的指揮官。

  不過在我看來,死在鷂兒嶺的五萬大軍還是幸運的,至少他們還是奮戰而死的。

  他們沒有死在土木堡,沒有死得那么窩囊。

  消滅了朱勇,通往勝利的道路終于打開了,也先的前面,是一片毫無阻攔的坦途。

  【土木堡】

  雖然朱勇指揮不利,但他的軍隊還是為皇帝陛下爭取到了三天時間。

  三天救命的時間,但也僅僅只有三天。

  八月十日從宣府出發,明軍用三天時間趕到了土木堡,這里離軍事重鎮懷來只有二十五里,只要進入懷來,所有的人就都安全了。

  下面的事情我想我不說大家也能猜得到,又有一個人反對。

  這個人還是王振。

  他如同以往一樣,找到了一個理由,不過這個理由一點也不高尚。

  “我還有一千多輛車沒有運到,大軍暫時不入城,就在這里等待!”

  一個人犯一次錯誤不難,難的是從頭到尾都犯錯誤,類似王振如此愚蠢而不自知的人,實在是天下少有。

  對于這位司禮監先生,我已經無話可說,拋開他的惡行,單單他的愚蠢和無知,就足以讓他遺臭萬年,為萬人唾罵。

  一個人最可悲的地方不在于被罵,而在于罵無可罵。

  就這樣,明軍失去了最后一個脫困的機會。

  也先終于趕到了,他擦干了朱勇在他刀上留下的血跡,準備再次大開殺戒。

  八月十四日夜,也先突然發動攻擊,明軍促不提防,全軍敗退,但由于人數眾多,也先不敢過于深入,明軍于是趁此機會結成緊密隊形,并挖掘壕溝,準備長期作戰。

  據我估算,也先此時的兵力應該不止兩萬,應該在五六萬左右,但即使是這樣的兵力,他也無法擊潰固守的明軍。

  于是他想了一個辦法。

  【潰敗】

  八月十五日,也先突然派來使臣,表示愿意和談,王振十分高興,立刻派出曹鼎參與和談,此時,似乎是為了表示誠意,也先的軍隊已退去。

  面對這種情況,熟知兵法的兵部尚書鄺埜冷靜地進行了分析,他認為這是也先軍隊的詭計,不能輕信,應該固守待援。

  也就在這個時刻,王振終于完成了他人生中的一件大事,他充分地使用了自己的愚蠢,犯了最后一個錯誤。

  “大軍立刻越出壕溝,馬上轉移!”

  在正統十四年的這次軍事行動中,王振以錯誤開頭,用錯誤結尾,他能夠一直堅持自己的錯誤意見,即使明知自己的愚蠢和無知,也能夠發揚厚顏無恥的精神,充耳不聞,真正做到了把錯誤進行到底。

  李景隆,你在天之靈想必也不會再寂寞,因為一個比你更愚蠢,更白癡,更無知的人已經出現了,而這個人馬上就會來陪伴你。

  不出鄺埜所料,大軍出發僅三里,已經消失的也先軍隊就出現了,“鐵騎揉陣而入,奮長刀以砍大軍”。

  經過長期奔波,被王振反復折騰得士氣已經全無的二十萬大軍終于到達了極限,并迎來了最后的結局——崩潰。

  徹底的崩潰,二十萬大軍毫無組織,人人四散奔逃,此刻不管你是大將,大學士,還是普通士兵,只有一件事情可以做——逃跑。

  說起逃跑,實在是個技術工作,除了看準方向外,還要有充足的體能作底子,這下子平日不勞動的大臣們遭了殃,因為也先的士兵們在屠殺這件事情上做得相當徹底,不管你是什么身份,是進士及第(曹鼎是狀元)還是進士出身,馬刀之前人人平等。

  四朝老臣張輔曾橫掃安南,威風無比,也于此戰中被殺,一代名將就此殞命。

  此外駙馬井源、兵部尚書鄺埜、戶部尚書王佐、侍郎丁銘、王永和以及內閣成員曹鼎、張益等五十余人全部被殺。

  財產損失也很嚴重:

  “騾馬二十余萬,并衣甲器械輜重,盡為也先所得”。

  數十年之積累,數十年之人才,就此一掃而光。

  二十萬大軍崩潰,五十余位大臣戰死,他們本不該死,這就是最后的結局。

  不過值得高興的是,有一個該死的人終于死了。

  護衛將軍樊忠在亂軍之中拼殺,他明白,所有的一切都結束了,自己也將死于此地。

  他自然是不甘心的,二十萬大軍就此潰滅,只是因為一個人的錯誤指揮。

  可惜他沒有死在我的手里。

  似乎是上天要滿足他最后的心愿,不久之后,他居然在亂軍中找到了這個人。

  這個人的特征也很明顯,他是太監,沒有胡須。

  于是樊忠趕上去扯住了驚慌失措的王振,用手中鐵錘捶爛了他的腦袋。

  “吾為天下誅此賊!”

  殺得好!殺得痛快!

  可惜太晚了。

  【尾聲】

  正統十四年(1449)九月十二日。

  “臣居庸關巡守都指揮同知楊俊報:近日于土木堡拾所遺軍器,得盔六千余頂,甲五千八十領,神槍一萬一千余把,神銃六百余個,火藥一十八桶。”

  正統十四年(1449)九月十三日。

  “臣宣府總兵楊洪報:于土木所遺軍器,得盔三千八百余頂,甲一百二十余領,圓牌二百九十余面,神銃二萬二千余把,神箭四十四萬枝,大炮八百個。”

下一章:
上一章:

110 條評論 發表在“第2部:萬國來朝 第十四章 土木堡”上

  1. 龍少 says:

    寫的不孬啊

  2. 弘治中興 says:

    死太監

  3. 水果 says:

    砸死它便宜了,我想咬死它

  4. 匿名 says:

    關于張輔,我想說一點,應是當年明月疏忽了,從本書來看,前面已經有過兩次,在很重大的問題上,皇帝沒有采納張輔的意見,一次是朱棣,關于抓阿魯臺的事上;一次是朱瞻基,關于打朱高煦的事上;這都是很大的事,若立軍功,可流芳百世。很明顯,在平定安南之后,張輔仍覺地位不穩或自己威信還不夠高(他是世襲張玉的爵位而非立功受爵),很想多立幾次軍功;但皇帝始終沒給他機會。此時他已老矣,可以說心灰意冷,更可能說還抱有再立軍功的期望,所以他可能本身也贊同這次出征,或者不想阻攔這次出征。

  5. 王振 says:

    求砍、求虐~

  6. 匿名 says:

    殺得好!殺得痛快!

  7. 匿名 says:

    殺殺殺

  8. 匿名 says:

    殺殺殺殺

  9. says:

    王振是也先的大恩人(恩重如山)

  10. 笨蛋 says:

    看完這章,我簡直要被王振氣死!真想捅他兩刀!真是火大!

  11. 殺太監 says:

    死太監!雜這么厚顏無恥呢!太厚了!

  12. 皇族V彡 says:

    還是看下一章吧,謙哥是無敵的

  13. 匿名 says:

    “吾為天下誅此賊!”哈哈

  14. 于謙 says:

    王振,吾將汝大卸八塊!!!

  15. 好好 says:

    謙大哥咋還不出來呢、、

  16. iui says:

    合格后

  17. 13 says:

    對于王振,我已經無法用語言來表達我對他的憤怒,和唾棄!!!

  18. says:

    他媽這太監害死了那么多人

  19. 朱元璋 says:

    王振就是個傻逼

  20. 朱元璋 says:

    真不知道王振他媽是怎么生的他

  21. 昆侖 says:

    死太監,真想穿越過去捅他兩刀!

  22. 帥教 says:

    日太監

  23. 王八蛋是王振 says:

    殺的好!!!!!!!!!!!!!!!!!!!!!!!!!!!!!!!!!!!!!!!!!!!!!!!!!!!!!!!!!

  24. 貓貓 says:

    王振他媽的就是一傻子,真想把呀揍一頓,力挺謙哥

  25. 海綿寶寶 says:

    那時候有海綿寶寶看就好了

  26. 王錫爵 says:

    唉!!!

  27. 王錫爵 says:

    吾將振【王振】五馬分尸+車裂+彈琵琶【后東廠造出的酷刑,曾用在楊榮的子孫身上】

  28. 王錫爵 says:

    wangzhenshi2B+shagua

  29. 王錫爵 says:

    28.王錫爵 說道:
    吾將振【王振】五馬分尸+車裂+彈琵琶【后東廠造出的酷刑,曾用在楊榮的子孫身上】

    打錯了:昰迺厈【仼悳開辦旳噺型厈,銦開恠迺侒冂,乺苡訆迺厈】用在楊榮的子孫身上,囨昰鶇厈

  30. 王錫爵 says:

    不好意思

  31. 絳珠草 says:

    這么不著調的人,估計王振他媽生他時把人扔了把胎盤養大了!憤怒!

  32. 朱元璋 says:

    死太監–王振!!!!!!!!!!!!!!!!!!!!!!!!!!!!!!!!!!!!!!!!

  33. 登登 says:

    如果英宗曾祖父造反專家朱棣在就好了!天子守國門!橫刀立馬殺入敵陣砍死無數,打得也先這逼滿地找牙,然后把王振凌遲,滅3族!

  34. 登登 says:

    不是韓信點兵,多多益善!嗎?

  35. 無名 says:

    王振這個死太監,京城三大營17萬精兵在他的‘‘英明’’指導下全軍覆沒,比魏忠賢魏人妖還沒用,應殺其子,將妻與女賣入妓院當妓女。

  36. 無名 says:

    王振這個死太監,京城三大營17萬精兵在他的‘‘英明’’指導下全軍覆沒,比魏忠賢魏人妖還沒用,應殺其子,將妻與女賣入妓院當妓女,將王振關進
    詔獄,處以廷杖100下,天天領取廷杖100

  37. 匿名 says:

    河北的敗類

  38. Zb says:

    王振是個太監,哪來的妻女,所以不能賣入妓院!

  39. 胡楊漫天 says:

    39樓的你錯了,力挺36樓的,王振沒當太監時,曾娶妻生子。

  40. 朱元璋 says:

    女馬 白勺!你個死太監。老子都被你氣得從墳里炸出來了!

  41. 匿名 says:

    王振簡直把王家的臉都丟干凈了!禍害!應該拿去五馬分尸了之后喂狗!【估計狗都不愿意吃

  42. 小鎮的春天 says:

    王振是結過婚,再入宮的,有妻子和子女的,切,

  43. 捭闔第一 says:

    無語!

  44. 王仲平 says:

    國人的素質?

  45. 豪俠 says:

    王振帶兵,荒唐,無言可評。

  46. 老朱 says:

    幾十萬大軍都傻逼,要不都逃走了,不然捅他一刀總比 被敵人殺死強吧。這章是不是寫的太輕浮了

  47. 朱棣 says:

    若吾猶在,不至此也。死太監王振,我要爆你菊花。

  48. 當年明月 says:

    回37樓 廷杖100下算什么,應該把它放進銅缸,做成叫花雞.

  49. 呵呵 says:

    一個人最可悲的地方不在于被罵,而在于罵無可罵。

  50. 2B says:

    3GE2B

  51. 小飯 says:

    王振死太監,應該先炮烙,后車裂,再凌遲,最后五馬分尸。^_^
    這才叫圓滿嘛,呵呵

  52. 小飯 says:

    王振死太監,應該先炮烙,后車裂,再凌遲,最后五馬分尸。^_^
    這才叫圓滿嘛,呵呵

  53. 叫花子 says:

    砸死王振,太便宜了,不過終于死了。要是這死太監不死,被俘虜,肯定當漢奸,20萬精兵死不瞑目。

  54. 公乃全 says:

    嗯 老天告訴后人 老子傳兒子 兒子傳孫子 這個小皇帝亡國概率大
    人類如果不能從貪婪中走出來 滅亡是時間問題

  55. 燕舞翩翩 says:

    王振死得好啊!

  56. 錢皇后 says:

    我會等 你回來的。

  57. 當年明月 says:

    張輔想打韃靼。當年他曾想深入大漠把阿魯臺殺掉,可惜壯志不遂。這次雖然危險,卻是一個機會,因此他一言不發。
    作為前朝老臣,并且是個武將,從某種程度上,他很有可能是贊同這次御駕親征的,朱元璋、朱棣、朱瞻基都有御駕親征的前例,他很有可能覺得這個皇帝現在也正式上臺了,也該出去晃悠晃悠見識見識了。畢竟蒙古的威脅當時還是存在的,與其等自己死了以后皇帝遇到戰爭不知所措,不如乘自己還活著帶他去看看。

    當然,從現在的角度往回看,他的決定是錯的,但在當時,又沒有人知道未來會發生什么事,誰又在當時會知道會搞出這么大狀況?因此張輔其實“當時”并沒錯。錯還是錯在王振,他是個大騾子,不會的事還要去做。他該死!

  58. 咳咳 says:

    王振你丫死太監。
    真應該刮你三千多刀沒死的話再拉去車裂!
    謙哥是無敵的~
    我還是去看下一章吧,免得被王振氣死……

  59. 旁觀者 says:

    你們都在罵王振,要把你們放在那個位置,會怎么做?王振能到達權傾朝野的位置,說明也是有一定手腕的。不要總把失敗者看的那么弱智!在當時,難道就繼續放任蒙古隨意亂搞,亂搶嗎?王振確實不是打仗的材料,但是打仗的事情是他的本職工作嗎?那些兵部的官員就沒有責任嗎?現在一個釣魚島,就被你們喊成這樣,那假如真開戰了,穩定生活沒有了,親戚朋友都有戰死的,每天都有著死亡的威脅,你們還會喊著要打仗嗎?一群站著說話不腰疼的SB。到那個時候是不是又開始罵打仗的統帥了?那些自以為是的2B才是禍害的根本

  60. 個人理解 says:

    我認為王振只是這場戰爭失敗的替罪羊。所謂法不責眾,面對很多當時貴族的戰死,財產的損失,大家需要找一個人出來為這事負責,王振是充當這個角色的最好人選,那么一切黑鍋就都算在他的名下吧。明代歷史也是貴族官員所記錄的,也許他們的家人,土地,財產也在這場戰爭中受到了很大的損失,就有了我們所看到的王振

  61. 大明 says:

    一人喪邦

  62. 我是只朱 says:

    朱祈鎮有責,王振有罪

  63. 匿名 says:

    也先在清理戰場時為什么沒有把神機營的火槍什么的帶走,而讓明軍守將撿漏,要不然明朝也不可能短短時間里造出許多火槍,也不會有北京保衛戰神機營的大大露臉了?

  64. 一章是洪武225樓人 says:

    37樓’;.,你””’每天100棍一次就被’k’了

  65. 朱元璋 says:

    若朕還在,必把這死太監千刀萬剮。

  66. 好男人 says:

    王振 禍國殃民 死不足惜!

  67. 誰知道這全本怎么下載嗎? says:

    路過

  68. 怒人 says:

    太監誤國啊

  69. 滹陰子 says:

    請問明月,里面時間是陰歷吧

  70. says:

    王振奇葩,大明皇帝怎么想的……

  71. 朱祁鎮 says:

    王振這個瘟豬一個死太監打什么仗嘛!腦殘

  72. 王守仁 says:

    殺的太好了!!!!!!!!!!!!!!!!!!!!!!!!!!!!!!!!!!!!!!!!!!!!!!!!!!!!!!!!!!!!!!!!!!!!!!!!!!!!!!!!!!!!!!!!!!!!!!!!!!!!!!!!!!!!!!!!!!!!!!!!!!!

  73. 王振 says:

    哥就是這么吊

  74. 王振 says:

    張輔為什么沒有指揮軍隊

  75. 王振 says:

    于謙VS王振,想想他們得到的也差不多。這個世界是沒有對錯的。

  76. 匿名 says:

    他們得到是不一樣,于謙得到是流芳千古,王振得到的是遺臭萬年,樊忠錘死了他,太解氣了!

  77. 白起 says:

    60樓的你是個傻逼吧!王振是你祖宗嗎!你這么維護他!他的所做所為是為國家考慮的嗎!誠然打仗誰都不想但要是不打就會亡國那就必須打!國都沒了要家何用!你這種思想估計到抗日的時候就是狗腿子的好料吧!還好意思露面!回家玩泥巴吧!

  78. 朱由檢 says:

  79. 踩53樓 says:

    車裂就是五馬分尸,笨蛋

  80. 匿名 says:

    64樓的,我猜可能是他們不會用

  81. 廣州人geabe says:

    我想知道也先的部隊為什么這么強悍????

  82. 薔薇水晶 says:

    看來樊忠殺王振的場景,有人近距離看到,并且此人成功逃回了京城。

  83. 無名 says:

    日子過得好好的 沒事偏要裝逼去打個仗留點名氣 真把自己當根蔥了 典型的傻逼一個不解釋

  84. 你們這些閹黨死而不僵 says:

    你們都在罵王振,要把你們放在那個位置,會怎么做?王振能到達權傾朝野的位置,說明也是有一定手腕的。不要總把失敗者看的那么弱智!在當時,難道就繼續放任蒙古隨意亂搞,亂搶嗎?王振確實不是打仗的材料,但是打仗的事情是他的本職工作嗎?那些兵部的官員就沒有責任嗎?現在一個釣魚島,就被你們喊成這樣,那假如真開戰了,穩定生活沒有了,親戚朋友都有戰死的,每天都有著死亡的威脅,你們還會喊著要打仗嗎?一群站著說話不腰疼的SB。到那個時候是不是又開始罵打仗的統帥了?那些自以為是的2B才是禍害的根本

    ————–
    “王振確實不是打仗的材料,但是打仗的事情是他的本職工作嗎?”
    你這種顛倒是非,黑白不分,邏輯不清的也敢來洗地,真是貽笑大方。
    王振不善兵事,那滿朝文武知兵事者提出的建議,他王振可曾聽了?
    薦賢舉能,善于納諫他王振做到了?

    即不是打仗的料,又無自知之名還敢亂號施令,以致大敗,拿國家大事當兒戲,說是首惡不足為過。

    “要把你們放在那個位置,會怎么做?”

    你親人得了急病,你不懂醫術,你是隨便抓把藥喂下去,還是送去醫院?
    我相信大部分人都會選擇后者,因為我們有自知之明。

    好笑的是你一介有眼無珠之輩還敢在此自詡旁觀者,為其洗地,閹黨魂果然不可小覷。

  85. 我笑 says:

    土木堡悲劇的上演,王振固然可惡,但是從皇帝到朝廷大臣,個個都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某種程度上講,土木堡死去的朝廷高官們,戰前沒有能力阻止不敢與奸臣抗爭,都是自己咎由自取。唯有普通士兵是這場鬧劇的可悲受害者。

  86. Jan Grant says:

    看得火大。

  87. says:

    83樓,fen樊忠逃回去了

  88. 樓上的全是人才 says:

    你想要怎么阻止?竟然有人專門來黑那些死難的忠臣,這是給王振洗地嗎?不好好去看史書,看這部小說里幾百個字就以為自己了解歷史了?
    出征途中兵部尚書鄺埜上諫請求班師,被王振命令跪在野外整整一天,六十幾歲的人了起來的時候立馬昏倒,你他媽說大臣沒有抗爭,都是咎由自取?對于你這種無知還給王振洗地的人,我只能說,該殺!

  89. 匿名 says:

    古代的昏君都好傻,明明能聽懂是非,卻偏偏要聽奸臣的話。

  90. 諸葛亮 says:

    我真是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人。。愚昧,無知。真是不知道怎么來形容了

  91. 諸葛亮 says:

    五十三樓,王振被誅九族了。。

  92. 夜魅小冰 says:

    王振是真tm啥啊?!真想捅他兩刀

  93. 朱朱 says:

    王振該死

  94. 匿名 says:

    其實土木堡沒那么簡單。英宗改走居庸關是因為聽到前方敵報說紫荊關有瓦剌軍出沒,但他們不知道的是在此之前楊洪的侄子(還是兒子之類)打了個敗仗,楊洪為了保他沒向上稟報瓦剌軍的真實動向(瓦剌軍根本沒去紫荊關,一直都在宣府附近轉悠),導致明軍轉向一頭扎進了瓦剌軍的伏擊圈。至于后面的所謂王振為了等輜重讓明軍原地待命更是不成立的。稍微想想就知道,輜重是國家的不是他王振的,他沒必要去等。有人說那些東西就是王振的,那請問誰出征打仗會帶兩千車的私財?他是想去漠北常住么?真實情況是明軍轉向居庸關后鉆進了瓦剌軍的伏擊圈,知院阿剌部已經切斷了明軍進懷來的路線并且切斷了水源,明軍除了原地固守外沒有任何辦法。最令人浮想聯翩的是楊洪的表現,首先謊報軍情,可以理解為為保自己親戚,但明軍被圍后附近最強最大的機動兵力就是楊洪的宣府守軍(這支部隊兵力幾乎等同于瓦剌軍全部兵力),但他居然眼睜睜看著明軍被瓦剌全殲而毫無動作,他到底想干什么?

  95. 匿名 says:

    接上,楊洪犯了如此重大的過錯,戰后卻完全沒有被追責,因為于謙保了他。從陰謀論的角度分析的話,土木堡的全貌是這樣的:英宗一心想學太祖和成祖征沙漠,王振附和他,雖然文官集團全力反對但仍然改變不了英宗的心意。于是文官集團用了另一種殺人一千自損八百的方法:故意把大軍引入瓦剌的包圍圈,見死不救,借瓦剌的手一次性除掉英宗和王振這兩個文官集團掌權的最大障礙。最后英宗被俘,王振死亡,文官集團擁立代宗,整個景泰朝皇權和監權都無法和相權抗衡。如此一來英宗復辟后殺于謙也能解釋得通。我曾經在貼吧遇到過一位自稱是韓雍(此人在本書后面會提到,憲宗時期的重臣)后人的人,他手上有很多明朝皇帝的圣旨之類的珍貴史料,因此身份應該是沒什么問題(冒充一個沒什么知名度的人也沒意思),他的意見也是于謙之死是明朝皇權與相權斗爭的結果,跟徐有貞的“雖無顯跡”其實沒多大關系。縱觀整個明朝,所有無法用邏輯解釋的問題,大都可以歸結到皇權與相權的斗爭,只是很多東西湮滅在歷史中,我們無法窺其全貌而已。

  96. 匿名 says:

    我覺得吧,歷來皇帝再怎么坑爹,但凡腦子正常,權利還是會握在自己手里的,王振上竄下跳鑄下大錯還不是在英宗包庇之下才能這么干,英宗的責任恐怕更大點,他爹給他留了大好布局文武兼備,他卻打出一手臭牌,怪不了誰。

  97. 朱美倫 says:

    這樣的王振,是這個皇帝的能力不行。。。我看不起這個皇帝,雖然我姓朱,我看不起他

  98. 匿名 says:

    哈哈 寫得好 有意思

  99. 皇族VS士族VS宦官 says:

    當初殺蒙古人的時候,應該想到會有這一天。

  100. 匿名 says:

    按照95樓的說法,文官是借此除掉英宗和王振,他們也應該知道土木堡戰役失敗之后,很可能京城不保失去半壁江山。而且后面大部分文官都支持遷都,于謙支持抵抗很可能會失去整個江山,國家滅亡對他們只是災難,這種代價太大了,所以應該不會是文官設的圈套

  101. 匿名 says:

    歷史上有過很多太監,但能白癡到這種境界,也就王振自己了吧

  102. 衛生紙 says:

    于謙要上臺了

  103. 天地蒼茫 says:

    我樊氏真人才也,可惜出現的太晚了!

  104. 天地蒼茫 says:

    樊氏代有人才出,關鍵時刻顯英豪!

  105. 匿名 says:

    前面的還是比較贊同的,王振自己想建功立業,后面的戰爭是有問題的吧,畢竟不確定因素太大了

  106. 匿名 says:

    我已經沒有語言來形容王振的愚蠢,他已經不屬于人類的范疇了

  107. 孽障、 says:

    回復94、95樓陰謀論那個,就是皇權與相權那個,就算是文官集團和皇權的爭奪。可是滿朝文武精英都去了,而且是死了那么多位文武大臣,你真覺得那些文武大臣是簡單人物沒有圈子沒有人脈沒有信息渠道的嗎。這樣的內部爭奪犧牲也太大了吧

  108. 偉大的努比斯 says:

    宦官誤國啊!樊將軍威武!

  109. 歷史的真相 says:

    94樓的評論也許還有些靠譜的成分;但95樓的評論就一點也不靠譜了!
    還是信明月的分析了,

  110. 三大營指揮官 says:

    有點可惜,行軍過程中如果能一直保持警戒,縱使敵人在任何時刻來突襲都能有所準備,進可攻退可守,這個才是軍神吧!
    不過在平原地帶上要是碰到蒙古的騎兵,那的確沒什么好辦法抵抗得住。

發表評論

本周熱門
隨機推薦
澳客pk10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