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小說
分享到:

第6部:日落西山 第十七章 殉道

所屬目錄:明朝那些事兒    明朝那些事兒作者:當年明月

  【老師】

  左光斗只比楊漣多活了一天。

  身為都察院高級長官,左光斗也是許顯純拷打的重點對象,楊漣挨過的酷刑,左光斗一樣都沒少。

  而他的態度,也和楊漣一樣,絕不退讓,絕不屈服。

  雖然被打得隨時可能斷氣,左光斗卻毫不在乎,死不低頭。

  他不在乎,有人在乎。

  先是左光斗家里的老鄉們開始湊錢,打算把人弄出來,至少保住條命。無效不退款后,他的家屬和學生就準備進去探監,至少再見個面。

  但這個要求也被拒絕了。

  最后,他的一位學生費盡渾身解數,才買通了一位看守,進入了監牢。

  他換上了破衣爛衫,化裝成撿垃圾的,在黑不隆冬的詔獄里摸了半天,才摸到了左光斗的牢房。

  左光斗是坐著的,因為他的腿已經被打沒了(筋骨盡脫)。面對自己學生的到訪,他沒有表現出任何驚訝,因為他根本不知道——臉已被烙鐵烙壞,連眼睛都睜不開。

  他的學生被驚呆了,于是他跪了下來,抱住老師,失聲痛哭。

  左光斗聽到了哭聲,他醒了過來,沒有驚喜,沒有哀嘆,只有憤怒,出離的憤怒:

  “蠢人!這是什么地方,你竟然敢來(此何地也,而汝前來)!

  國家已經到了這個地步,我死就死了,你卻如此輕率,萬一出了事,將來國家的事情誰來管!?”

  學生呆住了,呆若木雞。

  左光斗的憤怒似乎越發激烈,他摸索著地上的鐐銬,做出投擲的動作,并說出了最后的話:

  “你還不走?!再不走,無需奸人動手,我自己殺了你(撲殺汝)!”

  面對著世界上最溫暖的威脅,學生眼含著熱淚,快步退了出去。

  臨死前,左光斗用自己的行動,給這名學生上了最后一課:

  一個人應該堅持信念,至死也不動搖。

  天啟五年(1625)七月二十五日,左光斗在牢中遇害,年五十一。

  二十年后,揚州。

  南京兵部尚書,內閣大學士,南明政權的頭號重臣史可法,站在城頭眺望城外的清軍,時為南明弘光元年(1645)二月。

  雪很大,史可法卻一直站在外面,安排部署,他的部下幾次勸他進屋躲雪,他的回復總是同一句話:

  “我不能對不起我的老師,我不能對不起我的老師(愧于吾師)!”

  史可法最終做到了,他的行為,足以讓他的老師為之自豪。

  左光斗死后,同批入獄的東林黨人魏大中、袁化中,周朝瑞先后被害。

  活著的人,只剩下顧大章。

  顧大章,時任禮部郎中,算是正廳級干部,在這六人里就官職而言并不算大,但他還是有來頭的,他的老師就是葉向高,加上平時活動比較積極,所以這次也被當作要犯抓了進來。

  抓進來六個,其他五個都死了,他還活著,不是他地位高,只是因為他曾經擔任過一個特殊的官職——刑部主事。

  刑部主事,大致相當于司法部的一個處長,但湊巧的是,他這個部門恰好就是管監獄的,所謂刑部天牢、錦衣詔獄的看守,原先都是他的部下。

  現在老上級進去了,遇到了老下級,這就好比是路上遇到劫道的,一看,原來你是我小學時候的同學,還一起罰過站,這就不好下手了。

  咬咬牙,哥們你過去吧,這單生意我不做了,下次注意點,別再到我的營業區域里轉悠。

  外加顧主事平時為人厚道,對牢頭看守們都很照顧,所以他剛進去的時候,看守都向他行禮,對他非常客氣,點頭哈腰,除了人渣許顯純例行拷打外,基本沒吃什么虧。

  但其他人被殺后,他的處境就危險了,畢竟一共六個,五個都死了,留你一個似乎不太像話。更重要的是,這些慘無人道的嚴刑拷打,是不能讓人知道的,要是讓他出獄,筆桿子一揮全國人民都知道了,輿論壓力比較大。

  事實上,許顯純和魏忠賢確實打算把顧大章干掉,且越快越好。

  顧大章去閻王那里伸冤的日子已經不遠了。

  然而這個世界上,意外的事情總是經常發生的。

  一般說來,管牢房的人交際都比較廣泛。特別是天牢、詔獄這種高檔次監獄,進來的除了竇娥、忠良外,大都有點水平,或是特殊技能,江洋大盜之類的牛人也不少見。

  我們有理由相信,顧大章認識一些這樣的人。

  因為就在九月初,處死他的決議剛剛通過,監獄看守就知道了。

  但是這位看守沒有把消息告訴顧大章,卻通知了另一個人。

  這個人的姓名不詳,人稱燕大俠,也在詔獄里混,但既不是犯人,也不是看守,每天就混在里面,據說還是主動混進來的,幾個月了都沒人管。

  他怎么進來的,不得而知,為什么沒人管,不太清楚,但他之所以進來,只是為了救顧大章。為什么要救顧大章,也不太清楚,反正他是進來了。

  得知處決消息,他并不慌張,只是找到報信的看守,問了他一個問題:

  “我給你錢,能緩幾天嗎?”

  看守問:

  “幾天?”

  燕大俠答:

  “五天。”

  看守答:

  “可以。”

  五天之后,看守跑來找燕大俠:

  “我已盡力,五日已滿,今晚無法再保證顧大章的安全,怎么辦?”

  燕大俠并不緊張:

  “今晚定有轉機。”

  看守認為,燕大俠在做夢,他笑著走了。

  幾個時辰之后,他接到了命令,將顧大章押往刑部。

  還沒等他緩過神來,許顯純又來了。

  許顯純急匆匆跑來,把顧大章從牢里提出來,聲色俱厲地說了句話:

  “你幾天以后,還是要回來的!”

  然后,他又急匆匆地走了。

  顧大章很高興。

  作為官場老手,他很理解許顯純這句話的隱含意義——自己即將脫離詔獄,而許顯純無能為力。

  因為所謂錦衣衛、東廠,都是特務機關,并非司法機構。這件案子被轉交刑部,公開審判,就意味著許顯純們搞不定了。

  很明顯,他們受到了壓力。

  但為什么搞不定,又是什么壓力,他不知道。

  這是個相當詭異的問題:魏公公權傾天下,連最能搞關系的汪文言都整死了,然而燕大俠橫空出世,又把事情解決了,實在讓人難以理解。

  顧大章不知道答案,看守不知道答案,許顯純也未必知道。

  燕大俠知道,可是他沒告訴我,所以我也不知道。

  之前我曾介紹過許多此類幕后密謀,對于這種鬼才知道的玩意,我的態度是,不知道就說不知道,絕不猜。

  我倒是想猜,因為這種暗箱操作,還是能猜的。如當年太史公司馬遷先生,就很能猜的,秦始皇死后,李斯和趙高密謀干掉太子,他老人家并不在場,上百年前的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對話都能猜出來。過了幾千年,也沒人說他猜得不對,畢竟事情后來就是那么干的。

  可這件事實在太過復雜,許顯純沒招,魏公公不管(或是管不了),他們商量的時候也沒叫我去,實在是不敢亂猜。

  無論事實真相如何,反正顧大章是出來了。在經歷幾十天痛苦的折磨后,他終于走出了地獄。

  按說到了刑部,就是顧大人的天下了,可實情并非如此。

  因為刑部尚書李養正也投了閹黨,部長大人尚且如此,顧大人就沒轍了。

  天啟五年(1625)九月十二日,刑部會審。

  李養正果然不負其閹黨之名,一上來就喝斥顧大章,讓他老實交代。更為搞笑的是,他手里拿的罪狀,就是許顯純交給他的,一字都沒改,底下的顧大章都能背出來,李尚書讀錯了,顧大人時不時還提他兩句。

  審訊的過程也很簡單,李尚書要顧大章承認,顧大章不承認,并說出了不承認的理由:

  “我不能代死去的人,承受你們的誣陷。”

  李尚書沉默了,他知道這位曾經的下屬是冤枉的,但他依然做出了判決:

  楊漣、左光斗、顧大章等六人,因收受賄賂,結交疆臣,處以斬刑。

  這是一份相當無聊的判決,因為判決書里的六個人,有五個已經掛了,實際上是把顧大章先生拉出來單練,先在詔獄里一頓猛打,打完再到刑部,說明打你的合法理由。

  形勢急轉直下,燕大俠也慌了手腳,一天夜里,他找到顧大章,告訴他情況不妙。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顧大章并不驚慌,恰恰相反,他用平靜的口吻,向燕大俠揭示了一個秘密——出獄的秘密。

  第二天,在刑部大堂上,顧大章公開了這個秘密。

  顧大章招供了,他供述的內容,包括如下幾點,楊漣的死因,左光斗的死因,許顯純的刑罰操作方法,絕筆,無人性的折磨,無恥的謀殺。

  刑部知道了,朝廷知道了,全天下人都知道了。

  魏忠賢不明白,許顯純不明白,甚至燕大俠也不明白,顧大章之所以忍辱負重,活到今天,不是心存僥幸,不是投機取巧。

  他早就想死了,和其他五位舍生取義的同志一起,光榮地死去,但他不能死。

  當楊漣把絕筆交給他的那一刻,他的生命就不再屬于他自己,他知道自己有義務活下去,有義務把這里發生的一切,把邪惡的丑陋,正義的光輝,告訴世上所有的人。

  所以他隱忍、等待,直至出獄,不為偷生,只為永存。

  正如那天夜里,他對燕大俠所說的話:

  “我要把兇手的姓名傳播于天下(播之天下),等到來日世道清明,他們一個都跑不掉(斷無遺種)!”

  “吾目暝矣。”

  這才是他最終的目的。

  他做到了,是以今日之我們,可得知當年之一切。

  一天之后,他用殘廢的手(三個指頭已被打掉)寫下了自己的遺書,并于當晚自縊而死。

  楊漣,當日你交付于我之重任,我已完成。

  “吾目暝矣。”

  至此,楊漣、左光斗、魏大中、袁化中、周朝瑞、顧大章六人全部遇害,史稱“六君子之獄”。

  就算是最惡俗的電視劇,演到這里,壞人也該休息了。

  但魏忠賢實在是個超一流的反派,他還列出了另一張殺人名單。

  在這份名單上,有七個人的名字,分別是高攀龍、李應升、黃遵素、周宗建,繆昌期、周起元、周順昌。

  這七位仁兄地位說高不高,就是平時罵魏公公時狠了點,但魏公公一口咬死,要把他們組團送到閻王那里去。

  六君子都搞定了,搞個七君子不成問題。

  春風得意、無往不勝的魏公公認為,他已經天下無敵了,可以把事情做絕做盡。

  魏忠賢錯了。

  在一部相當胡扯的香港電影中,某大師曾反復說過句不太胡扯的話:凡事太盡,緣分必定早盡。

  剛開始的時候,事情是很順利的,東林黨的人勢力沒有,氣節還是有的,不走也不逃,坐在家里等人來抓,李應升、周宗建,繆昌期、周起元等四人相繼被捕,上路的時候還特高興。

  因為在他們看來,堅持信念,被魏忠賢抓走,是光輝的榮譽。

  高攀龍更厲害,抓他的東廠特務還沒來,他就上路了——自盡。

  在被捕前的那個夜晚,他整理衣冠,向北叩首,然后投水自殺。

  死前留有遺書一封,有言如下:可死,不可辱。

  在這七個人中,高攀龍是都察院左都御史,李應升、周宗建、黃尊素都是御史,繆昌期是翰林院諭德,周起元是應天巡撫,說起來,不太起眼的,就數周順昌了。

  這位周先生曾吏部員外郎,論資歷、權勢,都是小字輩,但事態變化,正是由他而起。

  周順昌,字景文,萬歷四十一年進士,嫉惡如仇。

  說起周兄,還有個哭笑不得的故事,當初他在外地當官,有一次人家請他看戲,開始挺高興,結果看到一半,突然怒發沖冠,眾目睽睽之下跳上舞臺,抓住演員一頓暴打,打完就走。

  這位演員之所以被打,只是因為那天,他演的是秦檜。

  聽說當年演白毛女的時候,通常是演著演著,下面突來一槍,把黃世仁同志干掉,看來是有歷史傳統的。

  連幾百年前的秦檜都不放過,現成的魏忠賢當然沒問題。

  其實最初名單上只有六個人,壓根就沒有周順昌,他之所以成為候補,是因為當初魏大中過境時,他把魏先生請到家里,好吃好喝,還結了親家,東廠特務想趕他走,結果他說:

  “你不知道世上有不怕死的人嗎?!回去告訴魏忠賢,我叫周順昌,只管找我!”

  后來東廠抓周起元的時候,他又站出來大罵魏忠賢,于是魏公公不高興了,就派人去抓他。

  周順昌是南直隸吳縣人,也就是今天的江蘇蘇州,周順昌為人清廉,家里很窮,還很講義氣,經常給人幫忙,在當地名聲很好。

  東廠特務估計不太了解這個情況,又覺得蘇州人文縐縐的,好欺負,所以一到地方就搞潛規則,要周順昌家給錢,還公開揚言,如果不給,就在半道把周順昌給黑了。

  可惜周順昌是真沒錢,他本人也看得開,同樣揚言:一文錢不給,能咋樣?

  但是人民群眾不干了,他們開始湊錢,有些貧困家庭把衣服都當了,只求東廠高抬貴手。

  這次帶隊抓人的東廠特務,名叫文之炳,可謂是王八蛋中的王八蛋,得寸進尺,竟然加價,要了還要。

  這就過于扯淡了,但為了周順昌的安全,大家忍了。

  第二天,為抗議逮捕周順昌,蘇州舉行罷市活動。

  要換個明白人,看到這個苗頭,就該跑路,可這幫特務實在太過囂張(或是太傻),一點不消停,還招搖過市欺負老百姓,為不連累周順昌,大家又忍了。

  一天后,蘇州市民涌上街頭,為周順昌送行,整整十幾萬人,差點把縣衙擠垮,巡撫毛一鷺嚇得不行,表示有話好好說。有人隨即勸他,眾怒難犯,不要抓周順昌,上奏疏說句公道話。

  毛一鷺膽子比較小,得罪群眾是不敢的,得罪魏忠賢自然也不敢,想來想去,一聲都不敢出。

  所謂干柴烈火,大致就是這個樣子,十幾萬人氣勢洶洶,就等一把火。

  于是文之炳先生挺身而出了,他大喊一聲:

  “東廠逮人,鼠輩敢爾?”

  火點燃了。

  勒索、收錢不辦事、欺負老百姓,十幾萬人站在眼前,還敢威脅人民群眾,人蠢到這個份上,就無須再忍了。

  短暫的平靜后,一個人走到了人群的前列,面對文之炳,問出了一個問題:

  “東廠逮人,是魏忠賢(魏監)的命令嗎?”

  問話的人,是一個當時寂寂無名,后來名垂青史的人,他叫顏佩韋。

  顏佩韋是一個平民,一個無權無勢的平民,所以當文特務確定他的身份后,頓時勃然大怒:

  “割了你的舌頭!東廠的命令又怎么樣?”

  他穿著官服,手持武器,他認為,手無寸鐵的老百姓顏佩韋會害怕,會退縮。

  然而,這是個錯誤的判斷。

  顏佩韋振臂而起:

  “我還以為是天子下令,原來是東廠的走狗!”

  然后他抓住眼前這個卑劣無恥、飛揚跋扈的特務,拳打腳踢,發泄心中的怒火。

  文之炳被打蒙了,但其他特務反應很快,紛紛拔刀,準備上來砍死這個膽大包天的人。

  然而接下來,他們看見了讓他們恐懼一生的景象,十幾萬個膽大包天的人,已向他們沖來。

  這些此前沉默不語,任人宰割的羔羊,已經變成了惡狼,紛紛一擁而上,逮住就是一頓暴打。由于人太多,只有離得近的能踩上幾腳,距離遠的就脫鞋,看準了就往里砸(提示:時人好穿木屐)。

  東廠的人瘋了,平時大爺當慣了,高官看到他們都打哆嗦,這幫平民竟敢反抗,由于反差太大,許多人思想沒轉過彎來,半天還在發愣。

  但他們不愧訓練有素,在現實面前,迅速地完成了思想斗爭,并認清了自己的逃跑路線,四散奔逃,有的跑進民宅,有的跳進廁所,有位身手好的,還跳到房梁上。

  說實話,我認為跳到房梁上的人,腦筋有點問題,人民群眾又不是野生動物,你以為他們不會爬樹?

  對于這種缺心眼的人,群眾們使用了更為簡潔的方法,一頓猛揣,連房梁都揣動了,直接把那人搖了下來,一頓群毆,當場斃命。

  相對而言,另一位東廠特務就慘得多了,他是被人踹倒的,還沒反應過來,又是一頓猛踩,被踩死了,連肇事者都找不著。

  值得夸獎的是,蘇州的市民們除了有血性外,也很講策略。所有特務都被抓住暴打,但除個別人外,都沒打死——半死。這樣既出了氣,又不至于連累周順昌。

  打完了特務,群眾還不滿意,又跑去找巡撫毛一鷺算帳。

  其實毛巡撫比較冤枉,他不過是執行命令,膽子又小,嚇得魂不附體,只能躲進糞坑里,等到地方官出來說情,穩定秩序,才把渾身臭氣的毛巡撫撈出來。

  這件事件中,東廠特務被打得暈頭轉向,許多人被打殘,還留下了極深的心理創傷。據說有些人回京后,一輩子都只敢躲在小黑屋里,怕光怕聲,活像得了狂犬病。

  氣是出夠了,事也鬧大了。

  東廠抓人,人沒抓到還被打死幾個,魏公公如此窩囊,實在聳人聽聞,幾百年來都沒出過這事。

  按說接下來就該是腥風血雨,可十幾天過去,別說反攻倒算,連句話都沒有。

  因為魏公公也嚇壞了。

  事發后,魏忠賢得知事態嚴重,當時就慌了,馬上把首輔顧秉謙抓來一頓痛罵,說他本不想抓人,聽了你的餿主意,才去干的,鬧到這個地步,怎么辦?

  魏忠賢的意思很明白,他不喜歡這個黑鍋,希望顧秉謙幫他背。

  但顧大人豈是等閑之輩,只磕頭不說話,回去就養病,索性不來了。

  魏公公無計可施,想來想去,只好下令,把周順昌押到京城,參與群眾一概不問。

  說是這么說,過了幾天,顧秉謙看風聲過了,又跳了出來,說要追究此事。

  還沒等他動手,就有人自首了。

  自首的,是當天帶頭的五個人,他們主動找到巡撫毛一鷺,告訴他,事情就是自己干的,與旁人無關,不要株連無辜。

  這五個人的名字是:顏佩韋、楊念如、沈揚、周文元、馬杰。

  五人中,周文元是周順昌的轎夫,其余四人并未見過周順昌,與他也無任何關系。

  幾天后,周順昌被押解到京,被許顯純嚴刑拷打,不屈而死。

  幾月后,周順昌的靈柩送回蘇州安葬,群情激奮,為平息事端,毛一鷺決定處決五人。

  處斬之日,五人神態自若。

  沈揚說:無憾!

  馬杰大笑:

  “吾等為魏奸閹黨所害,未必不千載留名,去,去!”

  顏佩韋大笑:

  “列位請便,學生去了!”

  遂英勇就義。

  五人死后,明代著名文人張傅感其忠義,揮筆寫就一文,是為《五人墓碑記》,四百年余后,被編入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學語文課本。

  〖嗟夫!大閹之亂,以縉紳之身而不改其志者,四海之大,有幾人歟?

  而五人生于編伍之間,素不聞詩書之訓,激昂大義,蹈死不顧。

  ——《五人墓碑記》〗

  顏佩韋和馬杰是商人,沈揚是貿易行中間人,周文元是轎夫,楊念如是賣布的。

  不要以為渺小的,就沒有力量;不要以為卑微的,就沒有尊嚴。

  弱者和強者之間唯一的差別,只在信念是否堅定。

  這五位平民英雄的壯舉直接導致了兩個后果:

  一、魏忠賢害怕了,他以及他的閹黨,受到了極大的震動,用歷史書上的話說,是為粉碎閹黨集團奠定了群眾基礎。

  相比而言,第二個結果有點歪打正著:七君子里最后的幸存者黃尊素,逃過了一劫。

  東林黨兩大智囊之一的黃尊素之所以能幸免,倒不是他足智多謀,把事情都搞定了,也不是魏忠賢怕事,不敢抓他,只是因為連顏佩韋等人都不知道,那天被他們打的人里,有幾位兄弟是無辜的。

  其實民變發生當天,抓周順昌的特務和群眾對峙時,有一批人恰好正經過蘇州,這批人恰好也是特務——抓黃尊素的特務。

  黃尊素是浙江余姚人,要到余姚,自然要經過蘇州,于是就趕上了。

  實在有點冤枉,這幫人既沒撈錢,也沒勒索,無非是過個路,可由于群眾過于激動,過于能打,見到東廠裝束的人就干,就把他們順道也干了。

  要說還是特務,那反應真是快,看見一群人朝自己沖過來,雖說不知怎么回事,立馬就閃人了,被逼急了就往河里跳,總算是逃過了一劫。

  可從河里出來后一摸,壞了,駕帖丟了。

  所謂駕帖,大致相當于身份證加逮捕證,照眼下這情景,要是沒有駕帖就跑去,能活著回來是不太正常的。想來想去,也就不去了。

  于是黃尊素納悶了,他早就得到消息,在家等人來抓,結果等十幾天,人影都沒有。

  但黃尊素是個聰明人,聰明人明白一個道理——覆巢之下,豈有完卵。

  躲是躲不過去的,大家都死了,一個人怎能獨活呢?

  于是他自己穿上了囚服,到衙門去報到,幾個月后,他被許顯純拷打至死。

  在黃尊素走前,叫來了自己的家人,向他們告別。

  大家都很悲痛,只有一個人例外。

  他的兒子黃宗羲鎮定地說道:

  “父親若一去不歸,兒子來日自當報仇!”

  一年之后,他用比較殘忍的方式,實現了自己的諾言。

  黃尊素死了,東林黨覆滅,“六君子”、“七君子”全部殉難,無一幸免,天下再無人與魏忠賢爭鋒。

  縱觀東林黨的失敗過程,其斗爭策略,就是毫無策略,除了憤怒,還是憤怒,輸得那真叫徹底,局勢基本是一邊倒,朝廷是魏公公的,皇帝聽魏公公的,似乎毫無勝利的機會。

  事實上,機會還是有的,一個。

下一章:
上一章:

73 條評論 發表在“第6部:日落西山 第十七章 殉道”上

  1. 到底 says:

    的的灌灌灌灌灌灌

  2. 正道 says:

    什么叫舍身取義?什么叫爺們?看看他們……

  3. 未來 says:

    孔圣人說:小杖受之,大杖去之。諸君子為何如此逆來順受,既然能激起十幾萬人的民變,為何沒能發展成更有力的討魏行動,歸根到底是沒人領導啊,所以說東林人是個黨,實在有點冤枉他們。

  4. 卓絕 says:

    不畏死值得贊揚,可我不學東林黨他們,因為我要的是對方死。

  5. 王守仁 says:

    可死,不可辱!好!!!!!!!

  6. 匿名 says:

    看的我熱淚盈眶!真心佩服這些氣節高的古人!!!!

  7. 13 says:

    五英雄!!!!

  8. 隆中臥龍 says:

    史可法可惜了~!
    哎!!斷子絕孫的清狗,我現在看到清朝的電視劇就想吐。

  9. 曹操 says:

    看到這里,實在忍不住了,什么六君子,七君子的,都是一群傻瓜,一群沒頭腦的笨蛋,難道不會反抗,就算暫時反抗不了,也可以學徐階老人家給我忍著,等待時機。

  10. 孔夫子 says:

    英雄啊!!!

  11. 匿名 says:

    就是昏庸的皇帝,才搞得民不聊生.
    中國很多時就是自相殘殺

  12. 明月 says:

    不要以為渺小的,就沒有力量;不要以為卑微的,就沒有尊嚴。

  13. 人性的弱點 says:

    楊漣、東林六君子、七君子,不畏強權、寧死不屈,的確令人欽佩。但是權力斗爭,不是說不怕死就能贏取勝利的,不是說正義一方就一定會贏的。戰勝敵人的唯一方法是:敵人狡猾,我們要比敵人更狡猾;敵人耍手段,我們要比敵人更會耍手段。敵人得勢時,我們要學會隱忍;敵人失勢時,我們更要學會隱忍。因為我們要抓住敵人的破綻,一舉消滅!我們要學習除階、張居易,隱忍、忍辱負重從來不是膽怯,不是貪生怕死,這樣做只有一個目的——消滅敵人!我們的目的不是英勇就義,記住,我們的目的是消滅敵人—-魏忠賢,無論用什么方法!東林黨的好漢們,為什么你們不學一下王守仁的“知行合一”呢?!

  14. 王錫爵 says:

    哭了、、、

  15. 拜陽明 says:

    可敬,可嘆,可悲

  16. 紅發絲 says:

    忠義之士,壯哉!

  17. 周順昌 says:

    “你不知道世上有不怕死的人嗎?!回去告訴魏忠賢,我叫周順昌,只管找我!”

  18. 雨逍遙 says:

    我哭了

  19. 楊漣 says:

    我最崇拜楊漣,看到他悲慘的死去,我真想把閹黨給揍死,出口惡氣!!

  20. 紫羅蘭 says:

    要始終相信群眾的力量是無比強大的。

  21. says:

    嗟夫!大閹之亂,以縉紳之身而不改其志者,四海之大,有幾人歟?

      而五人生于編伍之間,素不聞詩書之訓,激昂大義,蹈死不顧。

      ——《五人墓碑記》

  22. 致敬 says:

    哎 如果東林黨能參悟王陽明的知行合一,也許歷史進程就會被改變。

  23. 魔眼觀千世 says:

    唉,魏忠賢會自取滅亡,跟嚴嵩那種奸臣一比,不是一個檔次,像嚴嵩父子,徐階,張居正這樣的高水平運動員不在,實在可惜,

  24. 匿名 says:

    正如煤的形成,當時用大量的木材,結果只是一小塊,而且請愿還不在其中······
    勇氣可嘉,骨氣可嘆,莽氣不可學······

  25. 何小荷 says:

    無語凝咽

  26. 星空 says:

    看到那些義士義行,眼睛發熱…義士們走好~

  27. 學生 says:

    哭了,為了那些被淹沒在歷史大河里的聲音

  28. 寧夏老沈 says:

    哭了,很感動!為民族的脊梁們!哭了,很悲涼,為今日的無棟梁!

  29. redleafw says:

    那么多的仁人志士,不但有諸多精英,更有無數的百姓支持,為何斗不過一個文盲無賴太監,竟被他把持天下,為所欲為,無惡不作,以致到如此程度?這是為什么?這是最需要我們思考的問題。研究歷史,就要以史為鑒,從歷史研究中尋求的答案,讓我們今天和今后的社會不要重蹈覆轍。

  30. 匿名 says:

    老百姓也不是好欺負的

  31. 匿名 says:

    因為他們還寄希望于那個木匠皇上,所以并沒有揭竿而起的決心

  32. 魏忠賢 says:

    我該死

  33. 李世民 says:

    唉,氣節固然可敬,但是如有一人沖進宮里,殺了魏忠賢,豈不快哉。同樣是死,這樣還能為國家除害,為乎?

  34. e=mc2 says:

    始終堅信,中華民族在任何時候都會有一群堅貞不屈的人來撐起我們民族的脊梁

  35. 趙云 says:

    還是云哥好,被殺時還有五秒真男人

  36. 那就,你, says:

    左光斗,顧大章也好慘,值得哭一下,還有那些君子。

  37. 一粒塵埃 says:

    悲哉、壯哉!!!

  38. 很感動 says:

    30多歲了,才認識了這段歷史

  39. says:

    中華何時才能再擁有這種氣節啊

  40. 豐神秀麗 says:

    不要以為渺小就沒有力量 不要以為卑微就沒有尊嚴 讓那些以前的現在的或是以后的魏忠賢記住有這麼一群人會一直存在

  41. 匿名 says:

    感動并敬仰。但此時,想到了徐階。

  42. 超弦學者 says:

    這些人可敬,可尊

  43. 匿名 says:

    不管什么,結局的導致者,是皇帝。所以說,教育很重要。

  44. 匿名 says:

    熱淚盈眶

  45. 路人 says:

    五人墓碑記~沒看過~但就算看過~以現在中國的教育又怎能理解先人的憤怒與悲傷~以及背后的故事~唉~~~~

  46. 野人 says:

    浩然之氣,彪炳千古!

  47. 數風流人物,還看今朝。 says:

    只有消滅了敵人,才能保存自己。有勇無謀白白犧牲。對國何益。魏忠賢死太監大明毀于你手。

  48. 小微 says:

    沒有徐階的結果。

    但是,東林黨是大明最后的氣節

  49. 艾瑪 says:

    贊!!!!!!!!!!!!

  50. 匿名 says:

    不要以為渺小的,就沒有力量;不要以為卑微的,就沒有尊嚴。

  51. 曹斌 says:

    借一句話:復仇這道菜,越冷越美味。

  52. 阿天 says:

    9樓的,你懂什么!東林黨倒想像徐階那樣隱忍而后發,可能嗎?閹黨可是一群做事做到絕的混蛋,會給東林黨隱忍的機會嗎?也不用你那腦子好好想想。

  53. 啦啦啦 says:

      不要以為渺小的,就沒有力量;不要以為卑微的,就沒有尊嚴。

  54. Janet says:

    Your post has moved the debate fodwarr. Thanks for sharing!

  55. 456 says:

    體制的悲劇,世襲制讓木匠當了皇帝,整個國家運行是否健康,就靠朱家的首個子孫爭氣不爭氣,清朝吸取了教訓,選接班人不再按什么先后輩分

  56. 匿名 says:

    左光斗聽到了哭聲,他醒了過來,沒有驚喜,沒有哀嘆,只有憤怒,出離的憤怒:

      “蠢人!這是什么地方,你竟然敢來(此何地也,而汝前來)!

      國家已經到了這個地步,我死就死了,你卻如此輕率,萬一出了事,將來國家的事情誰來管!?”—-左光斗所言不虛,史可法確實是個蠢人

  57. 匿名 says:

    明亡于東林黨

  58. 牽你的左手jm says:

    看的我想哭,如果現在的官都能像楊漣這樣的,中國也許就會更強大了

  59. 陳少白 says:

    雖然可敬,但是愚蠢。如此引頸就戮,不如結為刺客,痛快淋漓。

  60. 嗯。 says:

    魏忠賢 許顯純。。。這些名字起的好諷刺。。。是他們的上一輩太有先見之明了嗎。。。。忠賢既不忠也不賢 顯純 一點都不純。。。。這名字。。。

  61. 歷史的守望者 says:

    加qq喜歡明朝那些事兒的 1605812907

  62. 氣節 says:

    大明時期有氣節的人真多,可惜到清朝后有光節的人都死光了……就剩一堆漢奸和另一堆漢奸一可憐可恨的清朝

  63. 王守仁 says:

    時人好穿木屐 看到這里,笑噴了

  64. 路人甲 says:

    太感動了,六君子,七君子,五人墓碑記。

  65. 早說 says:

    群起殺之,魏忠賢

  66. 匿名 says:

    什么狗屁六嬌君子,即得利益代言人

  67. 下次吧你 says:

    二次夠關

  68. 明月19 says:

    19樓,現在的官場,單位,像魏忠賢那樣P本事沒有,只因會巴結領導,禍害單位,整治他人的人,沒有嘛?

  69. 明月19 says:

    29樓,現在的官場,單位,像魏忠賢那樣P本事沒有,只因會巴結領導,禍害單位,整治他人的人,沒有嘛?

  70. 吐司面包 says: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71. 666 says:

    別的不清楚,但是五人墓碑記的本質是給商人加稅,而這個反正怎么看都是一個正確的主張!別說別的,這樣的決定都是錯的,那是真的搞笑了!萬惡的魏忠賢沒搞死明朝,偉大的東林黨滅亡了明朝!史可法寧可把中國給了野豬皮,也不肯給我們的漢人留一條路,都是一些罪人!!!

  72. 孤寂的銅豌豆 says:

    千百年的沉淀,留下了

  73. 匿名 says:

    東林黨執政不一定比閹黨干得好,楊漣。。。。。。錢謙益。。。。哎

發表評論

本周熱門
隨機推薦
澳客pk10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