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小說
分享到:

第7部:大結局 第十五章 一個文雅的人

所屬目錄:明朝那些事兒    明朝那些事兒作者:當年明月

  為保證能給崇禎同志個交代,崇禎八年六月,曹文詔奉命出發,追擊民軍。

  曹文詔的攻擊目標,是十幾萬民軍,而他的手下,只有三千人。

  自打開戰起,曹文詔就始終以少打多,幾千人追幾萬人,是家常便飯。

  但上山的次數多了,終究會遇到老虎的。

  曹文詔率領騎兵,一口氣追了幾百里,把民軍打得落花流水,斬殺數千人。

  但自古以來,人多打人少,不是沒有道理的。

  跑了幾百里后,終于醒過來了,三千人而已,跑得這么快,這么遠,至于嗎?

  于是一合計,集結精銳兵力三萬多人,回頭,準備跟曹文詔決戰。

  崇禎四年起,曹文詔跟民軍打過無數仗,從來沒輸過,膽子特大,沖得特猛,一猛子就扎了進去。

  進去了就再沒出來。

  民軍已走投無路,這次他們沒打算逃跑,只打算死拼。

  而曹文詔由于太過激動,只帶了先鋒一千多人,就跑過來了。

  三萬個死拼的人,對一千個激動的人,用現在的編制換算,基本相當于一個人打一個排,能完成這個任務的,估計只有蘭博。

  曹文詔不是蘭博,但他實在也很猛,帶著騎兵沖了十幾次,所至之處,死傷遍地,從早上一直打到下午,斬殺敵軍幾千人。

  眼看快到晚上,殺得差不多了,曹文詔準備走人。

  這并非玩笑,曹總兵是騎馬來的,就算打不贏,也能跑得贏。

  在混亂的包圍圈中,他集結兵力,發動突擊,很快就突出了缺口,準備回家洗澡睡覺。

  當時場面相當混亂,誰都沒認出誰,在民軍看來,跑幾個也沒關系,所以也不大有人去管這個缺口。

  但關鍵時刻,出情況了。

  曹文詔騎馬經過大批民軍時,有一個小兵正好被俘,又正好看見了曹文詔,就喊了一句:

  “將軍救我!”

  當時的環境,應該是很吵的,有多少人聽見很難說,但很不巧,有一個最不該聽見的人,聽見了。

  這個人是民軍的一個頭目,而在不久之前,他曾在曹文詔的部隊里干過。

  作為一個敬業的人,他立即對旁人大喊:

  “這就是曹總兵!”

  既然是曹總兵,那就別想跑了。

  民軍集結千人,群擁而上圍攻曹文詔。

  曹文詔麻煩了,此時,他的手下已經被打散,跟隨在他身邊的,只有幾個隨從。

  必死無疑。

  必死無疑的曹文詔,在他人生的最后時刻,詮釋了勇敢的意義。

  面對上千人的圍堵,他單槍匹馬,左沖右突,親手斬殺數十人,來回沖殺,無人可擋。

  沒人上前挑戰,所有的人只是圍著他,殺退一層,再來一層。

  曹文詔是猛人,猛人同樣是人,包圍的人越來越多,他的傷勢越來越重,于是,在即將力竭之時,他抽出了自己的刀。

  在所有人的注視下,他舉刀自盡。

  曹文詔就這樣死了,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他依然很勇敢。

  無論如何,一個勇敢的人,都是值得敬佩的。

  崇禎極其悲痛,立即下令追認曹文詔為太子太保,開追悼會,發撫恤金,料理后事等等。

  從某個角度講,曹文詔算是解脫了,崇禎還得接著受苦,畢竟那幾十萬人還在鬧騰,這個爛攤子,必須收拾。

  所以,曹文詔死后不久,崇禎派出了另一個人。

  當時的局勢,已經是不能再壞了,鳳陽被燒了,曹文詔被殺了,皇帝也做了檢討,原先被追著四處跑的民軍,終于到達了風光的頂點。

  據史料記載,當時的將領,包括左良玉、洪承疇在內,都是畏畏縮縮,遇上人了,能不打就不打,非打不可,也就是碰一碰,只求把人趕走,別在自己防區里轉悠,就算萬事大吉。

  對此,諸位頭領大概也是明白的,經常帶著大隊人馬轉來轉去,有一次,高迎祥帶著十幾萬人進河南,左良玉得到消息,帶人去看了看,啥都沒說就回來了。

  照這么下去,估計高迎祥就算進京城,大家也只能看看了。

  然而一切都變化了,從那個人到任時開始。

  對這個人,崇禎給予了充分的信任,給了一個絕后而不空前的職務——五省總督。

  這個職務,此前只有陳奇瑜和洪承疇干過,但這人上來,并非是接班的,事實上,他是另起爐灶,其管轄范圍包括江北、河南、湖廣、四川、山東。

  當時全國,總共只有十三個省,洪承疇管五個,他管五個,用崇禎的說法是:洪承疇督師西北,你去督師東南,天下必平!

  這個人就是之前說過的第四個猛人,他叫盧象升對大多數人而言,盧象升是個很陌生的名字,但在當時,這是一個相當知名的名字,而在高迎祥、李自成的嘴里,這人有個專用稱呼:

  盧閻王。

  就長相而言,這個比喻是不太恰當的,因為所有見過盧象升的人,第一印象基本相同:這是個讀書人。

  盧象升,字建斗,江蘇宜興人。明代的江蘇,算是個風水寶地,到明末,西北打得烏煙瘴氣,國家都快亡了,這邊的日子還是相當滋潤,雇工的雇工,看戲的看戲。

  鑒于生活條件優越,所以讀書人多,文人多,詩人也多,錢謙益就是其中的優秀代表。

  但除此外,這里也產猛人——盧象升。

  所謂猛人,是不恰當的,事實上,他是猛人中的猛人。

  但在十幾年前,他跟這個稱呼,基本是八桿子打不著,那時,他的頭銜,是盧主事。

  天啟二年(1622),江蘇宜興的舉人盧象升考中了進士,當時吏部領導挑中了他,讓他在戶部當主事。

  據史料說,盧主事長得很白,人也很和氣,所以人緣混得很好,沒過兩年,就提了員外郎,只用了三年時間,又提了知府。

  到崇禎二年,盧象升已經是五品正廳級干部了,就提拔速度而言,相當于直升飛機,而且盧知府人品確實很好,從來沒有灰錢收入,群眾反應很好。

  總之,盧知府的前途是很光明的,生活是很平靜的,日子是很愜意的,直到崇禎二年。

  這年是比較鬧騰的,基本都是大事,比如皇太極打了進來,比如袁崇煥被殺死,當然,也有小事,比如盧象升帶了一萬多人,跑到了北京城下。

  當時北京城下的援兵很多,有十幾路,盧象升這路并不起眼,卻是最有趣的一路,因為壓根沒人叫他來。

  盧象升是文官,平時也沒兵,但他聽說京城危急,情急之下,自己招了一萬多人,就跑過來了。

  明末的官員,是比較有特點的,最大的特點,就是推卸責任,能不承擔的,絕不承擔,能承擔的,也不承擔,算是徹頭徹尾的王八蛋。

  盧象升負責任,起碼他知道,領了工資,就該辦事。

  但遺憾(或者是萬幸)的是,盧象升同志沒能打上仗,他在城下呆了一個多月,后金軍就走了。

  當然,這未必是件壞事,因為以他當時的實力,要真跟人碰上,十有八九是個死。

  但這無所事事的一個月,卻永遠地改變了盧象升的命運,因為這段時間里,他親眼目睹,一個叫袁崇煥的統帥,如何在一夜之間,變成了囚犯。

  這件事情,最終影響了他的一生,并讓他在九年之后,做出了那個關鍵性的抉擇。

  朝廷的特點,一向是能用就使勁用,既然盧知府這么積極,干脆就讓他改了行。

  崇禎三年,盧象升提任參政,專門負責練兵。

  當時最能打仗、最狠的兵,除遼東,就是西北,這兩個地方的人相當彪悍,戰斗力很強,敢于玩命,就算打到最后一個人,也不投降,是明朝主要的兵源產地。

  盧象升練兵的地方是北直隸,就單兵作戰能力而言,算是二流。

  然而事實證明,只有二流的頭頭,沒有二流的兵。

  明朝的精銳部隊,大都有自己的名字,比如袁崇煥的兵,叫做關寧鐵騎,洪承疇的兵,叫做洪兵,而盧象升的兵,叫天雄軍。

  就戰斗力而言,明末的軍隊中,最強的,當屬關寧鐵騎,天雄軍的戰斗力,大致排在第三(第二還沒出場),比洪兵強。

  據高迎祥和李自成講,他們最怕的明軍,就是天雄軍。

  比如關寧鐵騎,雖然戰斗力強,但都是騎兵,沖來沖去,死活好歹都是一下子,但天雄軍就不同了,比膏藥還討厭,貼上就不掉,極其頑固,只要碰上了,就打到底,不脫層皮沒法跑。

  天雄軍的士兵,大都來自大名、廣平當地,并沒有什么特別,之所以如此強悍,只是因為盧象升的一個訣竅。

  兩百多年后,有一個人使用了他的訣竅,組建了一支極為強悍的部隊,這個人的名字,叫做曾國藩。

  沒錯,這個訣竅的名字,叫做關系。

  和曾國藩的湘軍一樣,盧象升的天雄軍,大都是有關系的,同鄉、同學、兄弟、父子,反正大家都是熟人,隨便死個人,就能憤怒一堆人,很有戰斗力。

  但這種關系隊伍,還有個問題,那就是沖鋒的時候,一個人沖,就會有很多人跟著沖,但逃跑的時候,有一個人跑,大家也會一起跑。

  比如曾國藩同志,有次開戰,就遇到這種事,站在后面督戰,還劃了條線,說越過此線斬,結果開打不久,就有人跑路,且一跑全跑,繞著線跑,追都沒追上,氣得投了河。

  盧象升沒有這個困惑,因為每次開戰,他都站在最前面。

  事實上,盧先生被稱為盧閻王,不是因為他很能練兵,而是因為他很能殺人——親手殺人。

  之前我說過,盧象升長得很白,但我忘了說,他的手很黑。

  盧象升是個很有天賦的人,據史料記載,他天生神力,射箭水平極高,長得雖然文明,動作卻很粗野,每次作戰時,都拿著大刀追在最前面,趕得對方雞飛狗跳。

  他最早嶄露頭角,是一次激烈的戰斗。

  崇禎六年,山西流寇進入防區,盧象升奉命出擊,對方情況不詳,以騎兵為主力,戰斗力很強,人數多達兩萬。

  盧象升只有兩千人,剛開戰,身邊人還沒反應過來,他就一頭扎進了敵營。

  他的這一舉動,搞得對方也摸不著頭腦,被他砍死了幾個人后,才猛然醒悟,開始圍攻他。

  盧象升的大刀水平估計相當好,敵人只能圍住,無法近身,萬般無奈,開始玩陰的,砍他的馬鞍(刃及鞍)。

  馬鞍被干掉了,盧象升掉下了馬,然后,他站了起來,操起大刀,接著打(步戰)。

  接下來的事情,就比較駭人聽聞了,盧象升就這么操著大刀,帶著自己的手下,把對方趕到了懸崖邊。

  沒辦法了,只能放冷箭。

  敵人的箭法相當厲害,一箭射中了盧象升的額頭,又一箭,射死了盧象升的隨從。

  這兩箭的意思大致是,你他娘別欺人太甚,逼急了跟你玩命。

  這兩箭的結果大致是,盧象升開始玩命了。而且他玩命的水平,明顯要高一籌。

  他提著大刀,越砍越有勁,幾近瘋狂(戰益疾)。這下對方被徹底整懵了,感覺玩命都玩不過他,只好乖乖撤退,以后再沒敢到他的地界鬧事。

  雖然盧象升的水平很高,但在當時,他還不怎么出名,也沒機會出頭,然而幫助他進步的人出現了,這人的名字叫做高迎祥。

  崇禎七年,高迎祥等人跑出了包圍圈,就進了鄖陽,鄖陽被折騰得夠嗆,巡撫也下了課,這事說過了。

  但這件事,對盧象升而言,有著決定性的意義,因為接替鄖陽巡撫的人,就是他。

  如果高迎祥知道這件事情的后果,估計是死都不會去打鄖陽的。

  盧象升是個聰明人,聰明在他很明白,憑借目前的兵力,要把民軍徹底解決,是絕不可能的。

  作為五省總督(后來變成七省),他手下能夠作戰的精銳兵力,竟然只有五萬人,但在這幾省地界上轉來轉去的諸位頭領,隨便拉出來一個,都有好幾萬人,總計幾十萬,還滿世界轉悠,沒處去找。

  但他更明白,徹底解決民軍的頭領,是絕對可能的。

  民軍雖然人多勢眾,但大都是文盲,全靠打頭的領隊,只要把打頭的干掉,立馬就變良民。

  而在所有的頭頭里,最有號召力,最能帶隊的,就是闖王。

  強調,現在的闖王是高迎祥,不是李自成。

  高迎祥在所有的頭領中,高迎祥是個奇特的人,他的奇特之處,就是他一點也不奇特。

  明末的這幫頭領,都是比較特別的,用今天的話說,就是很有個性。

  但凡古代干這行的,基本是兩種人,吃不上飯的,和混不下去的,文化修養,大都談不上,所以做事一般都不守規矩,想怎么來就怎么來,軍隊也是一樣,今天是這幫人,沒準明天就換人了,指望他們嚴守紀律,按時出操,沒譜。

  但高迎祥是個特例,他沒什么個性,平時不茍言笑,打贏了那樣,打輸了還那樣。

  許多頭領打仗,明天究竟怎么走,不管,也懶得管,打到哪算哪。

  高迎祥的行軍路線,都是經過精心設計的,并表明路標,引導部隊行進。

  更嚇人的是,高迎祥的部隊,是有統一制服的——鎧甲。

  一般說來,盔甲這種玩意,只有官軍才用(費用比較高,民軍裝備不起),大部都是皮甲,而高迎祥部隊的盔甲,是鐵甲。

  所謂重甲騎兵,就是這個意思,更嚇人的是,他的騎兵,每人都有兩三匹馬,日夜換乘,一天可以跑幾百里,善于奔襲作戰。

  就這么個人,連洪承疇這種殺人不眨眼的角色,看見他都發怵。

  打了好幾次,竟然是個平手。

  所以一直以來,高迎祥都被朝廷列為頭號勁敵。

  盧象升準備解決這個人。

  當然,他很明白,光憑他手下的天雄軍,是很難做到的,所以,他上書皇帝,幾經周折,要來了一個特殊的人。

  這個人的名字,叫做祖寬。

  祖寬,不是祖大壽的親戚,具體點講,他是祖大壽的傭人。

  但祖大壽同志實在太過厲害,一個傭人跟著他混了幾年,也混出來了,還當上了寧遠參將。

  其實對于祖寬,盧象升并不了解,他最了解的,是祖寬手下的三千部隊——關寧鐵騎。

  作為祖大壽的親信,祖寬掌管三千關寧軍,盧象升明白,要戰勝高迎祥,必須把這個人拉過來,必須借用這股力量。

  現在,他終于成功了,他認定,高迎祥的死期已然不遠。

  此時的高迎祥,正在為攻打汝寧做準備,還沒完事,祖寬就來了。

  高迎祥到底是有點水平,他從沒見過祖寬,但看架勢,似乎比較難搞,毅然決定跑路。

  但他之所以跑路,不是為逃命,而是為了進攻。

  高迎祥的戰略思想十分清晰,敵人弱小,就迎戰,敵人強大,就先跑路,多湊幾個人,人多了再打。

  一年前,曹文詔就是被這種戰法報銷的。

  這一次,他的目的地,是陜州,在這里,有兩個人正等待著他——李自成、張獻忠。

  民軍最豪華的陣容,也就這樣了,高迎祥集結兵力,等待著祖寬的到來。

  以現有的兵力,高闖王堅信,如果祖寬來了,就回不去了。

  祖寬果然來了,也果然沒有回去,因為高迎祥、李自成、張獻忠又跑路了。

  高迎祥的這次選擇,是極為英明的,因為祖寬過來的時候,隊伍里多了個人——左良玉。

  高迎祥的這套策略,對付像王樸那樣的白癡,估計還是有點用的,但祖寬這種老兵油子,那就沒招了,他立馬看穿了這個詭計,拉上了左良玉,一起去找高迎祥算帳。

  接下來是張獻忠先生的受難時間。

  其實這事跟張獻忠本沒有關系,只是高迎祥讓他過來幫忙,順道掙點外快,可惜不巧的是,碰上了硬通貨。

  跑路的時候,根據慣例,為保證都能跑掉,是分頭跑的,高迎祥、李自成是一撥,張獻忠是另一撥。

  所以官軍的追擊路線,也是兩撥,左良玉一撥,祖寬一撥。

  不幸的是,祖寬分到的,就是張獻忠。

  我說過,祖寬手下的,是關寧鐵騎,跑得很快,所以他只用了一個晚上,就追上了張獻忠,大破之。

  張獻忠逃跑了,他率領部隊,連夜前行,一天一夜,跑到了九皋山。

  安全了,終于安全了。

  然后,他就看到了祖寬。

  估計是等了很久,關寧軍很有精神,全軍突擊,大砍大殺,張獻忠主力死傷幾千人,拼死跑了出去。 又是一路狂奔,奔了幾百里,張獻忠相信,無論如何,起碼暫時是安全了。

  然后,祖寬又出現了。

  我說過,他的速度很快。

  此后的結果,是非常壯觀的,用史書的話說——伏尸二十余里。

  張獻忠出離憤怒了,而這一次,他做出了違反常規的決定,比較有種,回頭跟祖寬決戰。

  是的,上面這句話是不靠譜的,張獻忠先生從來不會違反常規,他之所以回頭跟祖寬決戰,因為在逃跑的路上,遇上了兩個人——李自成、高迎祥。

  人多了,膽就壯了,張獻忠集結數萬大軍,在龍門設下埋伏,等待祖寬的到來。

  張獻忠的這個埋伏,難度很大,因為祖寬太猛,手下全是關寧鐵騎,久經沙場,“發一聲喊,伏兵四起”之類的場景,估計嚇不住,就算用幾萬人圍住,要沖出來,也就幾分鐘時間。

  面對困境,張獻忠同志展現了水平,他決定,攻擊中間。

  利用突襲,把敵軍一分為二,分而擊破,這是唯一的方法。

  單就質量而言,他的手下實在比較一般,但正如一位名人所說,有數量,就有質量,他集結了十倍于祖寬的兵力,開始等待。

  不出所料,祖寬出現了,依然不出所料,他沒有絲毫防備,帶領所有的兵力,進入了埋伏圈。

  張獻忠不出所料地發動了攻擊,數萬大軍發動突襲,不出所料地把關寧軍沖成了兩截。

  接下來,就是張獻忠先生意料之外的事了。

  他驚奇地發現,雖然自己的人數占絕對優勢,雖然自己出現得相當突然,但從這些被包圍的敵人臉上,他看不到任何慌張。

  其實張先生這一招,用在大多數官軍身上,是很有效果的,對關寧軍,是無效的。這幫人在遼東,主要且唯一的工作,就是打仗,見慣大場面,所謂伏兵,無非是出來的地方偏點,時間突然點,隊伍分成兩截,照打,有啥區別?

  特別是祖寬,伏兵出現后,他非但沒往前跑,反而親自斷后,就地組織反擊,而他手下的關寧軍,似乎也沒有想跑的意思,左沖右突,大砍大殺,戰斗從早上開始,一直打到晚上,伏兵打成了敗兵,進攻打成了防守,眼看再打下去就要歇菜,撒腿就跑。

  前后三戰,張獻忠損失極為慘重,死傷無數,被打出了毛病,據說聽到盧象升、祖寬的名字就打哆嗦。

  河南不能呆了,他率領軍隊,轉戰安徽。

  相比而言,高迎祥、李自成的遭遇,可以用八個字來形容——只有更慘,沒有最慘。

  高迎祥第一次遇見盧象升,是在汝陽城外。

  據史料記載,當時他的手下,有近二十萬人,光是營帳,就有數百里(連營百里),浩浩蕩蕩,準備攻城,看起來相當嚇人。

  而他的對手,趕來救援的盧象升,只有一萬多人。

  其實一直以來,官軍能夠打敗民軍,原因在于官軍騎馬,而民軍只能撒腳丫跑。

  但高迎祥是個例外,我說過,他的軍隊,是重甲騎兵,而且每人有兩匹馬,機動性極強,而盧象升手下能跟他打兩把的,只有關寧鐵騎,且就一兩千人。

  更麻煩的是,當盧象升到達汝陽的時候,軍需官告訴他,沒糧食。

  沒糧食的意思,就是沒飯吃,沒飯吃的意思,就是沒法打仗。

  一般說來,軍中斷糧一天,軍隊就會失去一半戰斗力,斷糧兩天以上,全軍必定崩潰。

  盧象升的軍隊斷糧三天,沒有一個逃兵。

  這個看似沒有可能的奇跡,之所以成為可能,只是因為盧象升的一個舉動——他也斷糧。

  他非但不吃飯,連水都不喝(水漿不入口),此即所謂身先士卒。

  所以結果也很明顯——得將士心,同仇敵愾。

  其實很多時候,群眾是好說話的,因為他們所需要的并非特權,而是公平。

  公平的盧象升,是個很聰明的人,經過幾天的觀察,他敏銳地發現,高迎祥的部隊雖然強悍,但是比較松散,選擇合適的突破點,還是可以打一打的。

  盧象升選擇的突破點,是城西,鑒于自己步兵太多,騎兵太少,硬沖過去就是找死,他想到了一個辦法。

  一千多年前,諸葛亮同志鑒于實在干不過魏國的騎兵(蜀國以步兵為主),想到了同樣的方法。

  沒錯,對付騎兵,成本最低,老少咸宜的方式,就是弓箭,確切地說,是弩。

  諸葛亮用的,叫做連弩,盧象升用的,史料上說,是強弩,具體工藝結構不太清楚,但確實比較強,因為歷史告訴我們,高迎祥的重甲騎兵,在開戰后僅僅幾個小時里,就得到了如下結果——強弩殺賊千余人。

  其實城西的部隊被擊破,死一千多人,對高迎祥而言,并不是啥大事,畢竟他的總兵力,有幾十萬人之多,但他的軍陣中,有一個致命的弱點,導致了汝陽之戰的失敗。

  這個弱點,就是人太多。

  幾十萬人,連營百里,而據盧象升給皇帝的報告,高迎祥的主力騎兵,有五六萬人,其余的大都是步兵以及部隊家屬。

  步兵倒還好說,家屬就麻煩了,這撥人沒有作戰能力,又大多屬于多事型,就愛瞎咋呼,看到城西戰敗,便不遺余力地四處奔走,大聲疾呼,什么敵人很多,即將完蛋之類。而最終的結果,就是真的完蛋了。

  汝陽之戰結束,高迎祥的幾十萬大軍就此土崩瓦解,紛紛四散逃命,但高迎祥實在有點軍事水平,及時布置后衛,阻擋盧象升的追擊。

  其實盧象升也沒打算追擊,一萬人去追二十萬人,腦子有問題。

  但今天不追不等于明天也不追,盧象升看準機會,跟蹤追擊,在確山再次擊敗高迎祥,殺敵軍數千人。

  盧象升的亮相就此謝幕,自崇禎八年五月至十一月,他率絕對劣勢兵力,先后十余戰,每戰必勝,斬殺敵軍總計三萬余人,徹底扭轉了戰略局勢。

  當然,高迎祥并不這么想,他依然認為,失敗只是偶然,他所有的兵力,是盧象升的幾十倍,戰略的主動權,依然在他的手中,今年滅不了你,那就明年。

  這個想法,讓他最終只活到了明年。

  十一月過去了,接下來的一個月,是很平靜的,盧象升沒有動,高迎祥也沒有動,原因非常簡單——過年。

  無論造反也好,鎮壓也罷,都是工作,工作就是工作,遇到法定假日,還休息還是得休息。

  休息一個月,崇禎九年正月,接著來。

下一章:
上一章:

62 條評論 發表在“第7部:大結局 第十五章 一個文雅的人”上

  1. 太原網站建設 says:

    寫的不錯呀,加油

  2. 火焱 says:

    可憐的張獻忠,寫的精彩。

  3. 波波 says:

    真不忍心看下去,明朝亡的窩囊啊。

  4. 心靈的港灣 says:

    真懷疑明朝咋就這么亡了

  5. 大炮 says:

    盧象升厲害啊

  6. 未來 says:

    確實是太走馬觀花了,寫得累,看得也累。高迎祥和李自成顯然不是一般的匪寇,筆墨太少。

  7. 刀砍東風 says:

    明末五大猛人中,曹文紹一條筋,左良玉消極應戰,洪承疇就是一賣豆干的色b,孫傳庭雖是忠臣,但打的勝仗著實不多,能夠挑大梁的,只有盧象升。可惜,最后讓個死太監間接搞死了。

  8. 貧僧愛吃肉 says:

    盧象升是我們宜興的

  9. 雪浴心原 says:

    看到這我已經心煩氣躁了,看哪都乏味。王八蛋也好,亞忠誠也好,解決問題的關鍵是不能讓有心辦事為國效忠盡力的人寒心。誰人忠奸當世人估計是有看法的,連首輔都走馬燈,總兵似草芥,越來越多的人只是在想,管你國破不國破,我只奮力不家亡!
    說是猛人,也只是像朱棣南下狀況一樣,“蜀中無大將廖化作先鋒”(雖然我比較支持廖化這人不差的觀點,但還是當貶義用用)而已!

  10. 匿名 says:

    唉,殺來殺去,殺的還不都是明朝的百姓。有吃有喝誰去造反啊。。。真搞不懂,明朝最后怎么會弄成這樣。。。

  11. 隨風天涯 says:

    我曾到宜興盧象升故居去看過,他那把練功用的大刀從刀身到長長的刀柄都是純鐵打造,有170多斤。你能舉起來就不錯了,還要在手里上下翻飛,不是猛人是什么?
    最關鍵的是,他的猛不僅是在擁有天生神力上,還在于他善練兵,打仗會動腦子。
    當然更重要的是他對國家的忠誠。
    康有為曾說過:盧忠肅公以大節奠晚明。

  12. 毛寶 says:

    張獻忠就是一個禽獸,他除了吃人肉,還干過很多人干不出來的事情

  13. 匿個求 says:

    自古攘外必先安內 明初是這樣 明末也是這樣 就連近代蔣公也是這樣
    然而卻被人所不解

  14. 朱重八 says:

    能打仗的人這么多,我的公司就這么滅了?再來上幾個猛人吧,最起碼別讓我的公司破產的太難看!

  15. 風雨者 says:

    明末時期,能人輩出,怎么還會亡故呢。

  16. 明月 says:

    九樓烏鴉嘴,瞎咋呼啥。

  17. 風繼續吹 says:

    宜興還出軍神名陳慶之另外盧象升之死楊嗣昌和崇禎難辭其咎

  18. 風繼續吹 says:

    能人輩出天要亡它崇禎有心無力清朝運氣超爆又比祖先和元拉到相當多的漢人為其賣命清朝存在267年源于此

  19. 朱由檢 says:

    盧象升原來比他們報的還NB!早知道三年之后那事相信盧象升就好了

  20. 貝貝。 says:

    不解釋。
    就一句話。
    九樓是信求。

  21. 麥苗 says:

    民軍就是百姓,沒有活路才會造反,看其拖家帶口,何等可憐,這是國家的錯,用最先進的武器和最勇猛的軍隊屠殺百姓,是無能的政府,是無恥的軍隊,將領的功勞越大,反人類罪行就越深,靠欺壓百姓圖平安,最終必然滅亡

  22. 大明 says:

    9?21樓,sb

  23. 匿名 says:

    狗屁,對當時情況來說最重要的是遼東,李自成造反推翻明朝后屁股還沒坐熱就背趕下去了。他們就該去遼東打滿人。明朝現在內憂外患,造反的只看到明朝,沒看到遼東。最后螳螂捕蟬。黃雀在后。漢人就這樣被滿人統治了。

  24. 匿名 says:
  25. 匿名 says:
  26. 匿名 says:

    看得過癮,也要論一下!”雪浴心原”說得有點道理,國與家 的關系該如何?國重要還是家重要?若國不顧家時,百姓會奮力不讓家亡的!…

  27. 云淡風和 says:

    大家聽過這個小笑話嗎?小影院廣告:美女暈倒后被七男拖入林中…有看頭,買票!放映時,你大爺:白雪公主!隔天廣告:一女七男驚濤駭浪般的銷魂事,非白雪公主!有吸引,而且不是白雪公主,買票!放映時,奶奶的:八仙過海!隔日廣告又變:丈夫被殺,靚妻落入七個男孩魔掌…有誘惑,再信一次,買票!放映時,我滴個媽:葫蘆娃!
    其實,歷史和崇禎也是開的這樣一個玩笑!!

  28. 熱血青年 says:

    明朝之所以亡只因不懂百姓之心聲,不明將領之憤慨,不知大臣之妄為狡詐。如此不懂,不明,不知,何來不滅之由!!!!!縱有猛將戍邊,良臣輔政,然,外寇未平,內患又起,何來不滅之說!!!!!明朝之所以亡就是因為如此。大明不是敗在內臣專權,不是敗在將領與士兵之弱,亦不是敗在外寇內賊之手,而是敗在人心,敗在天道,敗在人民之手!!!!!

  29. 匿名 says:

    老百姓拖家帶口的起來造反只是因為沒飯吃啊,又不是真的想造反,因該想辦法解決啊怎么可以當敵人那樣殺

  30. 華夏子孫~潮汕人 says:

    樓上的明顯不懂歷史,民造反,是因為那時有小冰川時期,有罕見的天災,如干旱……。后來幾次能把民軍斬草除根,但還是接受他們的投降,投降后又造反,不殺還等著他殺嗎?明朝不顧百姓,不得人心?后來怎么有江陰,嘉定,揚州……的奮力抵抗,為什么清朝重頭到尾都有人喊著反清復明

  31. 絕綸獨舞 says:

    沒飯吃的老百姓,政府不管,鬧就鎮壓,這是一個要亡國的政府!

  32. g says:

    其實很多時候,群眾是好說話的,因為他們所需要的并非特權,而是公平。

  33. H says:

    mnbg

  34. 小飯 says:

    真是討厭那些滿清韃子和那些二到無極限的民兵//>。<//

  35. 匿名 says:

    終于看到盧象升了 明代最后一位戰神

  36. 終于發言 says:

    其實很多時候,群眾是好說話的,因為他們所需要的并非特權,而是公平。

  37. 朱重八 says:

    民末的農民起義,由于其領導者缺乏領導管理水平沒有明確的大目標,只是為了有吃飯而搶劫,都成不了氣候,說明人不能只為吃飯而活著,暫時有飯吃也是朝不保夕的,哪像我當年。如果我大明真的氣數盡了,我寧可把我朱家天下送給同族要飯的,也不想被外族韃子侵占唉,可他們太讓沒出息呢,同是要飯的,咋做人這么大差距呢,氣得我還想從地下再爬出來,再當回和尚再要回飯再喝一回白玉湯,再帶領窮苦人打回天下。

  38. 豐神秀麗 says:

    可憐的是百姓,是小兵。無奈的小人物,自己的鮮血注定只能為別人的生命增添色彩!

  39. 曾國藩 says:

    我沒有投了河了!我只是氣的想象投河而已!

  40. 匿名 says:

    寫的特棒!!!

  41. 孟三清 says:

    寫的太好了,是天才啊!!!

  42. 大宋天子 says:

    就這樣,明朝竟然還亡了

  43. 笑話連篇 says:

    看看評論發現今天的蠢人比歷史上更多

  44. 祟禎 says:

    猛人再多也沒有辦法,朝庭無錢一一一一一錢哪。

  45. 野人 says:

    可以算一算 – – -剛開始流寇有多少,(不過幾萬人)然后這一仗殺幾千,那一仗殺幾萬,又是伏尸二十余里……怎么最后僅高迎祥就二三十萬了,官軍勝了嗎?猛人們只知砍人,卻越砍“敵人”越多,所謂抱薪救火,逼良為寇 ——明月先生津津樂道地哄抬猛人,此等猛人越多,大明亡得越快。唉!

  46. 匿名 says:

    干掉了高闖王,還有李闖王。就是干掉了李闖王,估計還會有X闖王。活不下去的人太多了,崇禎手下猛人再多也殺不完

  47. Uuganbayar says:

    This info is the cat’s paasjam!

  48. 我是吃商品糧的農民 says:

    贊一個

  49. 挺當年明月 says:

      到崇禎二年,盧象升已經是五品正廳級干部了,就提拔速度而言,相當于直升飛機,而且盧知府人品確實很好,從來沒有灰錢收入,群眾反應很好。

      總之,盧知府的前途是很光明的,生活是很平靜的,日子是很愜意的,直到崇禎二年。
    這里的崇禎二年怎么會到崇禎二年

  50. 漢靈帝 says:

    督師好走

  51. 大明王朝 says:

    別被歷史教科書忽悠了 什么邪不勝正 什么農民軍造反的都是好得!! 好得一般都不會造反 都是些兵痞、流氓、社會垃圾!!張獻忠殺人搶劫還少了??所過之處都是殺一路、搶一路,這樣的還有人說他們是義軍、是正義??

  52. 朱由檢 says:

    雖說猛人很多,但是民軍更多
    不對,現在不是這個問題,現在的問題是—–沒有錢啊!!!

  53. 楊鏈 says:

    是不是經濟太差啊

  54. 一生都是命安排 says:

    哎,明朝亡就亡在太有骨氣了。倆線作戰再加上個安奢之亂,明朝就這樣被拖夸了的,(天子守國門,君王死社稷,)寧肯亡國也不愿意與滿洲議和。

  55. R20N20 says:

    崇禎要是知道自己會亡國,還不如給農民軍許愿,讓他們闖關東去,打跑了后金軍,就能分土地,估計還不至于被滅,攘外必先安內的結果就是自己先完蛋,老蔣也在這里腦子不開竅

  56. 你以為的就是你以為的 says:

    內憂外患,奸臣逆子。官僚腐敗 天災即是天意

  57. 醉了 says:

    誰誰都可惡,就明最無辜。好一朵白蓮花。

  58. 匿名 says:

    唉 我大明江山

  59. 匿名 says:

    實事求是地說,明朝末年民間的局勢和元朝末年類似,江南依然吃喝看戲,而西部、西北天災人禍民不聊生(否則誰閑的沒事要起義)。當時的情況就和本書第一部——洪武大帝所描述的時局類似。
    只不過這書主角是明王朝,于是大家都比較偏向明朝。我個人覺得看歷史還是要以觀眾的心態來看,不要把自己代入其中。

  60. 徐鳳年 says:

    原來盧升象的原型是盧象升,,,

  61. Defy says:

    不是氣數盡了還是什么?

    張獻忠這種詐降無數次的,新派去的總督竟然不了解實情,不搞清楚狀況再,信息交流不發達也不至于沒有工作交接吧?這么重要的事情好像都是按照自己的風格去處理而沒有了解敵方情況。

    重點不是每個將領的風格,而是缺乏最基本的信息共享。世界真奇妙

  62. 艾弗森 says:

    國家存亡危急知秋,文臣武將卻忙于內斗,忠臣有心殺賊,無力回天啊

發表評論

本周熱門
隨機推薦
澳客pk10直播